04.黃道婆救女兒(下

作者:aiyiami | 發布時間:2017-02-01 23:30 |字數:2720

    【女兒國的功臣們。救助女人,懲罰罪犯,拜訪道觀!

    柯彥曦正在救治受傷的女人女孩,姜湘它鄉遇故知,就跟著幫忙包扎。長明行走江湖的經驗豐富,擔任審問的工作。奇怪的是,醫女四葉重樓,沒有離開,也沒有治病,而是看長明審問罪犯。

    “你們誰能畫出附近拐賣人口的村子地圖,就把你們交給官府,否則全部處死!遍L明使用的是簡單的威逼利誘。

    村民互相望了幾眼,然后磕頭跪拜:"大人,娘娘,我們都不識字""識字就娶公主,做皇親國戚了,還會買這幾個丑婆娘?"……

    "買這幾個丑婆娘"話一出,就遭到長明手下的一頓鞭打。拐賣、強奸、虐待、殺女嬰…說什么娶公主,還辱罵被害人丑…從未碰到過如此恬不知恥的賤人。

    四葉重樓拿出一把細薄的匕首,在那個賤人臉上刻了一朵花,然后抹上辣椒油。賤人痛得喊了一聲,卻發現皮肉隨著面頰的動作脫落一塊,于是不敢再喊,只能涕泗橫流的捂住臉,在一邊打滾。

    村民被幾位女子的行為嚇到,紛紛遠離那個賤人,頭磕的更低了。

    四葉重樓把長明拉出屋子,然后咨詢,是否真的要把他們送交官府?

    長明果斷的回答,不交。

    原來,長明曾經救一些婦女,會把強奸犯殺人犯交給官府,一般調戲良家婦女,官府會直接砍頭,頭顱作為當官的功績。然而,某次救人后,將買她的強奸犯送交官府,并沒有聽到集市問斬的消息,反而因為賄賂或者“宗族的名聲”,把罪犯釋放了。

    后來,遇到殺人、強奸、搶劫……等重罪,長明不再交給官府,而是直接動手,免得又讓罪犯逍遙法外。

    四葉重樓點了點頭,提議到:“直接讓人畫地圖,也許會讓他們串通,作假害人。不如我來審問試試?”

    長明對于四葉的心智和果決都很佩服,抱拳笑道:“如此,靜候佳音!

    王咕被村民推選出來的畫畫,然而四葉重樓扯了扯嘴角,告訴他"不用畫了"。王咕心里一驚,難道畫假地圖,引女兵入陷井,自己跑路的方法暴露了?

    審訊方法也簡單,一個一個分開問詢,周圍的村莊名,路徑,拐賣婦女兒童的人數……分別比較口供,就能得出概況。

    "你去過哪些村莊?""走路還是騎驢?""多少時間到?""哪幾家的男人買媳婦?""哪幾家男人聘媳婦?""哪幾家男人沒有媳婦?""他們有哪些親戚?"……

    村民見女兵問得平常,態度還算和藹,漸漸放下心來。一些平時當大爺,打罵女人慣了的,甚至直接上前套近乎:

    “姐姐們腿壯屁股大,一看就好生養。人又長得水靈。不如賣給我們吧?反正都要嫁人,賣給我們,夜夜都有新郎!

    長明內心不屑,幾個結婚的女人,有好下場?還不是生育,家務,田地……所有的活都是女人做,產出一分不剩全部在男人手上?敢不生去死,敢不上床去死,敢求歡去死,敢跟別人說話去死…反正結婚的女人,什么自由都沒有。男人反而打人罵人,殺嬰殺妻。

    本來想一刀給他們痛快,再拋尸荒野喂狼狗。但是他們那些言行太過惡心,幾位女兵都義務挖了大坑,砍了他們的手腳,再丟坑里活埋。

    拿著地圖到別的村落救人的時候,不像這次這么明目張膽,事后也不需要殺人滅口。她們選擇了夜間包圍,再挨家挨戶詢問。

    冷兵器時代,縣城沒有多少兵力只有幾個捕快,州郡的刺史掌握的兵力比較多。鄉村一般由村長和村民掌握,因此一批族長村長等男性,借著宗族,拐賣婦女,殺寡婦吃她家財;平時欺負寡母女兒媳婦可以,戰時肯定比不過全副武裝訓練有素的女兵。山路崎嶇有些人一輩子沒離開一畝三分地,更別說去州郡報警。因此這次營救行動比較順利。

    南夏的女人不能離婚,除非是被休。很多時候,婚姻,只是從父親家的女奴,變成丈夫家的女奴。如果說拐賣中,百分百會遇到暴力強奸犯。那么在婚姻中,暴力強奸犯的概率也不低。

    從父、從夫、從子……女人的一生都在男性的控制中。孩子的姓名權,房屋土地的財產權,工作讀書的權力,不婚的權力,不生的權力,不被強奸的權力,不被殺害的權力…似乎女人一輩子,都沒有獲得平等。

    因此,女國的女兵們,問詢每一位女子,“是否要逃離壓迫,創造一個新的國度,平等的國度?”

    女兵們蒙面,自稱俠盜,將屋里的男女分開,防止男性威脅女人。

    她們遇到了很多情況,她們想解救每一位女性。不論是女兒、妻子、母親……只因為她是女人,是被迫害的一半人口。女人,請不要背叛自己的性別。

    有很多深受苦難的女人,被打罵,被強迫工作,被殺女嬰,被賣女兒,甚至自己被賣來賣去,沒有醫療,沒有工資……她們有一顆向往自由的心。再差,能差到哪里?能有一絲光線,也有如飛蛾撲火,擁抱自由。

    有一些女人想帶著孩子離開。男權社會說,跟男人姓的孩子,女人憑什么帶走?他們忽略女人懷胎十月的痛苦,生育難產的死亡風險,家務帶孩的辛苦……女人工作的產出,他們全部拿走,就像奴隸的所有財產都歸主人。

    有一些女人不想帶走孩子。她們本就被出賣。生下的是被強奸的證據。有些孩子偏向罪犯,洗白說,“母親已經夠幸!。原本可以自梳,自己拿著自己的工資養活自己,現在卻用生育家務工作換取基本的飯菜,“幸!?不如說生了白眼狼。

    有一些愛女的直男,希望送走妻孩,甚至自己也加入。因為,在這種惡劣的環境,如何保護妻孩?妻女被強奸,宗族想著殺了她們或者拿她們賣錢,而不是懲罰罪犯。甚至自己或兒子被強奸,被搶劫,宗族也會說,“跟男人上床有陽剛氣”“反正不會懷孕”。

    還有一些女人不愿意離開。不知她們是沒看清,還是恐懼。在這么惡劣的環境,女人沒有財產權、讀書權人身自由權…如何保護自己和心愛的人與事?只能祝她們好運。

    至于一些殺妻殺嬰的男人,買女奴的男人,做強奸犯搶劫犯的男人,統統都殺了。還有一些打罵妻孩的,就閹了他們,再割舌頭,防止事情外露。

    女兵們時間不多,只能速戰速決。

    此間事了,黃道婆去拜訪了收留過她的道館,咨詢道姑們是否愿意加入女國。道教貴柔,守雌。雖然有一些男為天乾,女為地坤,女子的家庭就是事業的言論,束縛女人在工作上的發展,但是支持給家庭婦女發工資,好過很多生育家務0工資還要拿走女人的耕地產出的奴隸主們。

    并且道觀也是很多不婚女性,拒絕逼婚的堡壘。一些愛女護女的坤道乾道,也會收留無家可歸的女子。當然騙子哪都有,借著名號做惡的歹人也存在。幸運的是,當時黃道婆遇到了愿意幫她的坤道們。

    “多謝道長當時的收留、指路之恩,讓我找到黎族姐妹們,學習紡織技藝,獲得救女兒的籌碼!

    “道法自然。小貓有母貓撫養,并傳授捕鼠技藝。小猴由母猴撫養,并傳授摘果爬樹跳躍。我們只不過修行天道,幫助姐妹獲得人本身的權力!

    “道長活人無數。此番才華,如果全部道觀居士一起加入女國,一定能幫助更多人!

    道長笑了笑:“女觀本就稀少,我在這兒,還能救助一些流落逃亡的女子。女國人才濟濟,沒有我,也能有一番成就!

    黃道婆有些失落:“只可惜道長的高才不能展露于世間!

    “但是……”道長挑了挑眉,“你可以帶我的徒兒,莫別晨。她心性堅韌,口才一流,識文斷字,不論說客、文書、將相,都能夠擔任。在我這兒,倒是屈才!

aiyiami 說:

我真希望能救所有的女人,讓她們的工資屬于她們自己,房子屬于她們自己,她們的孩子隨她們姓。而不是捆綁了婚姻,做了八年的家庭主婦,法庭判決只有十萬元,冒死亡風險去生育,帶孩燒飯搞衛生的月嫂保姆,陪男人上床,**判決一千一月,不婚保平安。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p62开奖结果双今天 炒股平台怎么样 下载长春科乐麻将 福彩20选8技巧 股票跌和涨根据什么 加拿大快乐8骗局 不联网单机四人麻将 大庆52麻将下载安卓版 广西悠玩棋牌正宗版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