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作者:謝長思 | 發布時間:2017-04-20 20:14 |字數:3437

    云宓得知鎖清秋的死訊是一個初雪季節。

    在華夏,初雪是沒有任何含義的,不同于后世韓劇所帶起的各種解讀,在華夏幾千年歷史中,有著各個節氣的含義。但人們對于初雪卻總是忽略不計。

    就像鎖清秋,死在這場初雪里,悄無聲息。

    鎖清秋為云宓帶來了一個盒子,送盒子的仆從說這是他臨死前吩咐交給云宓的,云宓接過后掂了掂,便懂了。

    “大小姐……”

    云宓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走到窗邊,看著窗外下的飛雪落入地面化成水滴,眼神平靜,卻久久無言。

    南方的雪與北方總是不同的,南方的雪里夾雜的更多的是雨,在空中還好,落入地面,就沒了。

    “他前半生‘死’的那么轟轟烈烈!鄙倥斐鍪,接住了一個雪花,表情平靜得有些異常:“如今真真正正的死了,連葬禮都沒有!

    “何其可笑!

    陳副官沉默地站在她身后,將手中的大衣披在了少女肩上,少女低頭理了理,兩人都沒再說話。

    陳副官看著少女靜靜欣賞著雪景許久,忍不住開口:“大小姐,樂玖之事……”

    少女眼神微動:“再等等吧!

    “我不知道大小姐您在等什么,我想您也知道這十分危險!标惛惫儆行┙辜,試探著提議:“雖然屬下不知您與商校長關系如何,但單從前些日子商校長與您相談甚歡的場景來看,大小姐或許可以試著……”

    “夠了!痹棋祷仡^,扯出一絲冷笑:“老陳,連你也被他們說服了嗎?”

    陳副官目光閃了閃:“我不知大小姐您在說什么!

    “你知道的,我最容不得別人背主!痹棋登浦惛惫俚难凵裼洌骸安徽摯蟛父阏f過什么,你現在都是我的人,而不是清溪軍的人。懂嗎?”

    陳副官頓了頓,表情微肅,立刻單膝跪下:“是,大小姐!

    云宓神情莫測地看了陳副官半晌,便轉頭又瞧著窗外:“你出去罷!

    陳副官默了默:“是!

    等到身后之人離去,云宓這才走到桌子前面坐下。

    與以往的一樣,盒子的四角雕著龍鳳。

    云宓按照上本自傳留下的密碼一一按了下去,盒子就一鎖解一鎖自己打了開來。

    云宓伸手拿出里面包好的自傳,一層層打開,安靜地翻閱起來。

    門外,陳副官表情嚴肅地站在門口,因為下的是雨夾雪,所以不到一會兒他的肩膀就已經浸透。

    有仆從從院門走過,好心提議讓陳副官去屋檐下躲躲,也被搖頭拒絕了。

    “轟!”

    一聲巨響從他身后屋內傳來,陳副官擔心地皺了皺眉,卻依舊一動不動。

    屋門突然打開,陳副官轉身看到神情平靜的云宓抓著門邊,有些驚訝。

    她開那盒子時,一向沒有半個時辰是出不來的,沒想到這次這么快。

    云宓將抓得手指劇痛的手從門邊拿了下來,平復了一下震怒的心情,開口吩咐道:“老陳,準備一下,回新海。我們先行一步,你去買火車票……”

    “報大小姐!”

    通訊兵小竇突然氣喘吁吁地出現,卻在喘了幾口后立馬板正地敬了一個軍禮。

    云宓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說!

    “前方有消息傳出,說、說……”

    “小竇,你是通訊兵!痹棋挡粍勇暽匚站o了垂在身側的雙手:“完整有效的報出消息,是你的本分!

    小竇立刻表情嚴肅起來:“是!

    前方有消息傳出,云天浙所率領的清溪軍隊在倭人的一次奇襲中遭受重大傷亡,云天浙拒絕了親衛兵護送他離開的請求,與一萬戰士共同戰死在扈江。

    他們的尸體被倭人集中扔在了扈江里,作為人體橋為倭人渡江所用。

    后來消息傳回,遍尋不到尸體。云天浙尸骨無存,只留一貼身之物,岑氏見此物便暈厥了過去。

    火車包廂內,陳副官神情擔憂地看著云宓,拉了拉樂玖示意樂玖上去安慰一下,樂玖不為所動。

    云宓無意間看到了他們的小動作,搖頭制止。

    陳副官無奈,開口道:“大小姐……”

    “云易銘已經行動起來了!痹棋捣畔率种袌蠹,表情平靜得不像話:“我父一死,他便行動起來,果然是別有居心!

    陳副官皺了皺眉,沒說話。

    “母親怎么樣了?”云宓問道。

    陳副官還是不說話。

    “老陳?”

    “大小姐,您的心,是不是太硬了一點?”

    云宓定定看著陳副官,他狼狽地把頭撇向一邊躲過了她的目光,云宓微微一笑:“怎么?”

    一直擺弄著蠟燭的樂玖身子微不可見的一頓。

    “從得知先生死訊,您一直井井有條地安排著長陽那邊的事項,即便回新海主持葬禮您也順便安排了接待外國來客的時間,這很好,作為我所追隨之人這般冷靜自控,我應該感到驕傲!标惛惫俾杨^轉了回來,卻仍舊皺著眉:“可這不該是您現在所應有的狀態,您……”

    “我該怎么樣?像文件中母親的所作所為那般,哭得昏天黑地?她本來眼睛就不好,還哭成那樣!痹棋狄活D,繼而嗤笑:“愚蠢至極!

    “那是您的母親!”陳副官看著云宓的目光已經變得十分嚴肅:“夫人哭成那樣才是正常人所有的反應,大小姐這樣冷靜自持……”

    兩人對話間,樂玖抬起了頭,靜靜地“看著”云宓那個方向。

    云宓放在桌子下的手握緊了盒子邊龍鳳的雕像,那龍鳳雕得有尖銳之處,刺破了她的手心,她也渾然不知。

    少女沉默很久很久,久到陳副官內心變得柔軟起來,才開口。

    “回去后,你去查查云易銘與何家勢力的關系,我懷疑云易銘早已認祖歸宗,與何氏……”

    陳副官再也忍不住了,起身,走出火車包廂外,用力地關上了車門。

    云宓靜靜看著陳副官怒極離去,既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

    包廂里只剩云宓和樂玖兩人。

    他們都不說話,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冰冷安靜的氣氛。

    “你別哭了!

    少年沙啞的聲音突兀地在包廂里響起,打破了那種氣氛。云宓微驚,迅速地摸了摸臉頰,觸手冰涼,卻干干凈凈。

    不自覺地微微松了口氣。

    “我沒有哭!

    樂玖轉過頭,撥弄著蠟燭的火苗,好像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般:“我看到了!

    云宓失笑:“你雙目失明,又怎能看到!

    少年倔強地抿了抿唇:“我就是看到了!

    云宓笑著搖了搖頭,沒再說什么,只是看向窗外。

    不知何時,她嘴角的笑如同再也支持不住積雪的樹枝,輕輕簇落在地。

    云宓,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在心里冷靜地問著。

    你將他死亡的事情瞞得那么好,第一本書里你也從未提過。雖然我曾驚疑過前世的云家為何仿佛一夜之間敗落,仿佛獨有云易銘支持云家。

    可我怎么也沒想到,你的父親,竟然戰死沙場。

    你讓我改變你的命運,可你所做的一切,無不向著你前世軌跡行進,云宓,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無人回答。

    自那日她讓云宓執念將埋藏心底的恨意爆發后,云宓的情緒她就再也感受不到了。曾經她為之感到好奇和有趣的愛與恨如同那天下的雨夾雪,落入地面,無聲無息。

    所以即便她在心里這般問,也是沒有人回她的。

    一直安安靜靜望著窗外的少女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那聲嘆氣太淺了,淺到樂玖努力聽,才捕捉到。

    “你不該走上這條路的!

    云宓轉過頭,看著樂玖,樂玖也看著她,四目相對。

    樂玖的瞳孔本是藍色,卻會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淡淡的紫意。

    美得如同驚世琉璃。

    “什么?”云宓微笑。

    樂玖張了張嘴,卻說:“沒什么!

    他似乎懊惱了一下,很快恢復過來:“你回去后,是斗不過云易銘的!

    聞言,云宓目光微爍,靜靜聽著他繼續道:“如你所想,云易銘早已認祖歸宗,只是認的不是沈家的祖宗,而是何家的!

    “想必,今日民生黨會議中,他便會正式以‘何南絮’的身份作為何氏代表參加會議。你家人都在民生黨,你不會不知道‘何氏’代表的是什么含義吧?”

    ……

    新海。

    “既然連云生都戰死在前線,我們何不就此罷手,與倭人和好?想必前些時候的嵩廬戰役倭人也已經看到了我們的實力,我們……”

    “荒唐!你以云生抗倭的功績來支持與倭友好,云生在天上也不得安息!倒不如我們以云生之死來激勵世人抗倭,相比之下一定能刺激更多年輕人參軍!”

    “你還想要死人嗎?華夏人死了那么多還不夠嗎?”

    “那也比你做倭人的狗強!”

    “行了行了,我們不如想想如何……”

    寬闊的會議室內,兩邊的人皆大聲爭論不休。有抗倭意向的,自然也有親倭意向的,雙方隔著寬大的會議桌看著對面的人就像在看殺父仇人一般,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之意。

    高居首位的云天易閉著眼,眉頭緊緊皺起,他似痛苦般捏了捏眉心,聽著耳邊嘈雜之聲,卻什么也沒說。

    居他右下第一位的便是云天易的妻子隋氏,隋氏向來自強自立,更兼為全國婦女權益聯會代表人物,是此大家對她坐下首也沒多大意見。

    隋氏先是面色平靜地聽著雙方爭論許久,無意間看到云天易的神情,憂心忡忡地站起來走到他身邊把手放在云天易肩上:“天易,沒事吧?”

    云天易眉頭微松,睜開眼睛,輕輕拍了拍肩頭愛妻的手,表情肅穆突然開口道。

    “靜一靜!

    想來軍隊在握的云天易還是有一定話語權的,雙方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閉了嘴訕訕坐下。

    “今日我來,就是為了正式宣布……”

    “宣**么?大伯父不如好好考慮一下再說!

    一道年輕的聲音突兀地從門口傳來,只見一渾身散發著冰冷之氣的青年軍裝男子站在門口,身后跟著的正是何派代表人物——何荀。

    何荀正低眉順眼地站在青年身后,神情恭敬柔順。

    而那青年男子的眼睛,是一雙如同寒冰深淵般的桃花眸。桃花眸本是瀲滟之物,擱在他臉上,卻顯得冷到人內心深處。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哪个平台炒股好 甘肃快3开奖和值走势图 安卓版四海四人麻将 正规网赚论坛 股票行情今天天大盘 哈灵麻将上海敲麻 黄大仙精准资料正版大全 广西11选5直三中多少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