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空間秘饌溫泉燒豬頭

作者:李千重 | 發布時間:2019-08-30 08:19 |字數:5035

    第二十章     空間秘饌溫泉燒豬頭

    傍晚的時候,送走了客人,謝芳儀回到房中關上門,有些遲疑地對妹妹說了一句:“秋秋,你是不是不太喜歡魯迅先生?”

    余若荻點了點頭:“我知道姐姐是很尊敬魯迅先生的,不過對于他的為人與文章,有一些我不能認同!

    是的,我就是魯迅的挖坑粉,網絡上魯迅毒唯把自己惡心壞了,前世李珍基,今生周樹人,這兩個都是我的雷點,自己也沒有那么光風霽月的胸襟,討厭誰就會一直diss。

    謝芳儀默默點了點頭,自己對于魯迅先生還是極為尊崇的,在這一點上,姐妹二人有所分歧,不過妹妹一向是個略有點圓滑的人,極少當著自己的面激烈抨擊魯迅,減少了兩個人之間的摩擦。

    從前自己總是覺得妹妹為人太過世故,少了年輕人的直率坦蕩,尤其是具有新思想的青年,更應該是直言不諱的,明白講出自己的觀點,比如自己的幾個朋友便是如此,縱然彼此間有所爭論,然而那畢竟是有益的論爭,沒有辯論,怎樣提高呢?然而有的時候想一想,妹妹這樣的性子倒是也好,畢竟家中不是思想辯論場,生活最重要的還是潤滑,

    時節漸漸進入冬天,余若荻與謝芳儀便開始計議起搬家的事情:

    “開了年,景心便三歲半了,可以上幼兒園了,我們這幾年也攢了一些錢,很應該搬離這里,住到租界上去了!

    謝芳儀點了點頭:“孩子漸漸地大了,我也希望她能有一個更好的環境,只是怕后續費用不能夠支撐!

    余若荻一笑:“我們再努力一些也就是了,過了年可能還能夠漲一點薪水!睙o論如何都要搬家啊,明年便要開打八一三淞滬抗戰,租界里雖然不是絕對安全,然而總能夠稍好一點。

    就在這時,十二月十二號,遠在陜西的張學良和楊虎城忽然發出一份通電,羅列了八條要求,改組**,停止內戰,釋放**之類,號稱“救國八項主張”,這便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雙十二事變,這件事情如此嚴重,一時間竟然連四川饑荒的新聞都壓過去了。

    事變發生是在周六,第二天十二月十三號,謝芳儀與余若荻在山洞里用炭爐烤了兩只紅薯,一邊吃烤紅薯一邊聊著這件事:

    “如今日本虎視眈眈,國內戰爭不息,也不知要如何是個了局,偏偏這個時候又發生了這樣的變故,張楊兩位將軍本意倒是好的,但是倘若真的一個弄不好,傷害了蔣總統,中國只怕更要亂起來,那時候可怎么辦呢?莫非真的要讓日本人長驅直入?滿清入關的歷史又要重新上演一遍嗎?”

    余若荻一笑:“姐姐不必擔憂,這不是還有美齡夫人嗎?一定會加緊斡旋的!彼蚊例g可不是簡單人物,全面抗戰的八年,去美國進行協商,向西方呼吁將注意力轉向中國的**戰爭,當然了,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的力量,然而宋美齡也是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自己知道歷史啊,只要這個位面的歷史走向與自己那個世界的不要偏差太多,**這一次就是有驚無險。

    謝芳儀蹙眉道:“可是假如那兩個人孤注一擲,局勢便不可知了!

    余若荻笑道:“這么大的事情,哪能好像尋常街頭打架一般,一個怒發沖冠便動起手來?這兩位將軍有些太冒失了,不過他們只是莽撞,卻并非愚鈍之人,后面看到情勢發展,應該也會冷靜下來,謀求妥善解決吧!

    Too young too naive,sometimes simple,雖然這句話輪不到自己來說,不過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壇人物事后對于張楊的評價,只怕會是這樣吧?

    果然,事件的發展對于張楊越來越不利,從十三號開始,各界便紛紛指責,政壇的批評倒也罷了,學術界和新聞界的反對便讓人難以忽視,首先是中研院等幾家學術機構通電討張,南京教育界三百多人譴責扣押行為;十二月十五號,《申報》《大公報》《益世報》等一百多家報館聯署發表《全國新聞界對時局共同宣言》,列舉了三項主張:第一,內憂外患,擁護**,第二,立刻護送總統回京,第三,聲援**;十六號,朱自清聞一多起草宣言反對事變;十七號,北大全體教授發宣言譴責。

    胡適說的話非常厲害:“張學良和他的部下這一次的舉動,是破壞統一,是毀壞國家民族的力量,是妨害國家民族的進步,最奇怪的是今日還有一部分的青年人表同情于張學良,那些人不是居心危害國家,必是無知無識,居心危害國家的人,惟恐國家不亂,因為只有紛亂的狀態之下,他們可以在混水里摸魚,達到他們危害國家的目的!

    謝芳儀和余若荻這幾天也是難得地買了報紙,當看到這段話的時候,余若荻登時便想起了羅峰,問道:“姐姐,羅峰是怎么樣的說法?”

    謝芳儀搖頭道:“不曉得,近來沒有見過她們的面!

    然而謝芳儀其實可以想象到,羅峰會是怎樣的評價,在幾個人之中,羅峰的觀點一向是最激烈的,非常憤慨于國民**的黑暗,在政治觀點上是有鮮明傾向的,他當然不是希望中國從此亂成一團糟,然而對國民**卻基本上喪失了期待,因此在這種時候,想法可能也難免會有所矛盾吧。

    最有力的就是大公報總編張季鸞十八號發出的《西安事變之善后》,里面說到:“你們一定妄信煽動,以為有人同情,請你們看看這幾天全國的表示,誰不是痛罵!就是本心反**想**的人,在全國無黨無派的大多數愛國同胞之前,斷沒有一個人附和你們的……你們再看看全世界震動的情形,凡是同情中國的國家,沒有不嚴重關心的。全世界的輿論認定你們的禍國,是便利外患侵略,因為這是必然的事實!

    大公報是天津的報紙,不過從這一年的四月也開始在上海發行,因此余若荻也買了一份,如今她的想法也有所變化,雖然自己曉得未來最終的結果,但是看一看中間的曲折也是好的,看到這段話,她不由得拍著大腿叫好,胡適的一段評論雖然犀利,仍然帶了學者氣息,顯得文縐縐的,還在講大道理,張季鸞就實際多了,直接分析利弊,“反**想**”,指斥各地軍閥也就罷了,對張楊來講,最大的隱痛大概是**盟友,自從他們采取了斷然措施,本來以為蘇聯是會支持他們搞“三位一體”的,哪知蘇聯真理報直接指責他們幫助日本,這種時候**的頭自然便縮了回去。

    要說**的**倒是也頗有創意,一看到這份社評,意識到里面的力量,立刻加印了四十萬份,派飛機到西安上空散發,瓦解軍心特別有力量。

    余若荻笑嘻嘻地說:“這一回大公報可是賺得不錯,四十萬份的銷量呢!

    謝芳儀白了她一眼:“這個時候還想這種事!

    隨后十二月二十二號,宋美齡赴西安,與張楊會談,二十六號,張學良親自護送**回到南京,余若荻看到這一條新聞,腦子里瞬間升起一個念頭:張楊救了**,然而自己卻完了,大概**與蘇聯的梁子,就是從這一回開始結下來的,所以后面中蘇敵對才會那么厲害,這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實**事先很應該先與蘇聯溝通一下,也就不至于出這樣的烏龍,蘇聯措手不及,最后搞到大家都很難看。

    二十七號這一天,又是一個星期天,最近的天氣愈發的冷了,空間內外都是一樣,雖然還不到滴水成冰的程度,然而走在外面倘若不戴手套的話,一雙手很快就會凍得僵硬,十根手指如同十支冰凌一般,因此出門一定要做好保暖。

    這一天上午,余若荻殺了一頭豬,這口豬大概一百三十多斤,去除掉骨頭,也有將近一百斤的肉和內臟,余若荻將豬頭放在一旁,把兩塊豬腰肉和一大塊上腰肉泡進了濃濃的花椒鹽水之中,又將臀上肉切成肉片,涂抹了蜂蜜,懸掛在山洞入口處的通道里,這些蜂蜜密封的鮮肉可以保存一周時間。

    將豬身上最好的部位都料理保藏,余若荻提著那一個大豬頭就來到灶臺邊,用火將豬頭上的毛都燎凈,在沸水里燙過,然后便將豬頭裝進一個大鐵罐之中,又在里面加了熱筍湯、米酒、茴香、麥芽糖、花椒、八角、姜蔥、醬油,另外還丟了幾粒紅棗和山楂在里面,讓那混合醬料沒過了豬頭,然后扣好了蓋子,在蓋子上墊了一塊布,布上堆滿泥土,然后用繩子將蓋子拴牢,提著就往后面山洞里來。

    景心看到余若荻提了一個大鐵罐往后面走,立刻便跳了起來,跟在后面叫道:“姨媽燒肉吃!”

    余若荻笑道:“景心越來越聰明了,看到我往后面走,便曉得是要做溫泉燒肉!

    謝芳儀也跟了過來,拉住了景心,余若荻擎著燭臺,三個人一路往后面走,經過了溫泉沐浴池,又向后走了一段,沿著寬寬的臺階向上走了二十幾級,前方出現一片寬廣的平臺,一股濃烈的硫磺氣味撲面而來,前面幾十米處有一道半人高的欄桿,欄桿后面是一個巨大的水池,靠近了可以聽到池水沸騰翻滾的聲音,燭光之下,可以看到下方溫泉池的石壁一片通紅,仿佛火燒巖一般,還隱隱地閃著光,大概是水蒸氣讓石壁濕漉漉,因此反射出來的水光。

    余若荻拿過一旁的一根粗壯的竹桿,竹桿的前端有一個開口凹槽,一根繩子拴著鐵罐,從那里吊了下去,余若荻將竹桿固定在旁邊的石柱上,將繩子逐漸放開來,鐵罐一點點下降,最終大半浸沒在滾開的溫泉水中,謝芳儀緊緊摟住景心,站在石欄旁看著,見那鐵罐浸入水中,便說了一聲:“好了!庇嗳糨侗阃V沽朔爬K子的動作。

    景心巴著石欄,不住地向下面看著,口中叫著:“肉肉,肉肉!我要吃肉!”

    余若荻過去便將她抱了起來:“好了寶貝,我們該回去了,這里太熱了一點,時間久了,將自己都烤熟了,過兩個小時我們再來看肉!

    將景心帶回到常溫山洞,余若荻擦了一把頭上的汗,又出去料理那頭豬,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桌面上擺了一大盤燒豬頭,都是從那豬頭上剝下來的凈肉,剔肉的時候非常容易,在那密封的大罐里燜燒了兩個小時,已經燒得皮脫肉化,將筷子一**去,便剝下來好大一片肉,最后那骨頭上幾乎沒剩下什么肉渣,只有一些筋還存在著,原來已經燒得脫了骨。

    余若荻看著那剝凈了的豬頭骨,感嘆一聲:“駱駝的頭骨很可以拿來做裝飾品,不過這豬頭骨擺放在那里,總覺得有點不是味道!

    謝芳儀捂臉:“秋秋你還是罷了吧,弄一個鹿頭放在這里都好,不過房間里擺一顆動物的頭,總覺得有點瘆得慌!

    余若荻哈哈一笑:“我不過是這么一說,哪里會真的這么做?擺兩件根雕倒是還不錯。姐姐快吃飯吧,我看《金瓶梅》,別的倒也罷了,就這個燒豬頭的情節印象特別深刻,如今在空間中自己來燒,溫泉燒豬頭,這樣的口味在外面等閑不容易吃到的!

    謝芳儀:那確實是相當的不容易,哪里去找這樣沸騰的開水溫泉?倒是聽說有溫泉煮蛋,不過溫泉燒豬頭可就真的是頗有些另類,當初秋秋說起來的時候,自己還當她是異想天開,哪知竟然真的煮得成,而且口味相當的不錯。

    當然這倒不是因為溫泉的味道進入了器皿之中,硫磺進入人體,畢竟會產生毒性,姐妹二人甚至用冷卻的硫磺泉水當做農藥,噴灑在農田菜圃之中,防蟲效果居然很不錯,因此燒肉時都是用泥土封住鍋蓋縫,沸泉烹調食物最重要的優點是,沸水的火力均勻,既不像灶火那樣難于控制,也不像柴火那樣容易過猛,火太猛就容易燒焦了里面的肉,就這樣用沸水均勻的文火慢慢地燜燒豬頭,與隔水蒸燉有異曲同工之妙;另一個令人覺得有趣的,便是溫泉燒肉極其省柴火,除了燎毛焯肉之外,都不用再點火的,節約了許多木柴,雖然三個人在空間之中并不虞燃料的匱乏,然而既然守著這樣現成的天然大灶,便很不必收羅那么多的干柴,畢竟收集柴禾也要耗費時間。

    因此這用沸騰泉水燒出來的豬頭,由于能源不惜工本,那頭肉自然便燒得極爛,一部分調味料還是空間自產,滋味調和得十分醇厚,不是很咸,但是口味豐富,那大顆的紅山楂代替了醋,除了開胃的酸味,另外還有一種果香,麥芽糖也不同于砂糖,所以這一大盤燒豬頭紅澄澄擺在那里,不但顏**人,那香氣也一陣陣飄了出來,鉆進人的鼻孔,讓人的腸胃登時感覺空了,簡直是迫不及待要吃飯。

    謝芳儀喂了一小塊豬頭肉給景心,感嘆道:“我們在這里吃這樣的大塊肉,四川的同胞不知在吃什么,如今已經入了冬,只怕連樹葉都吃不到了!

    余若荻:“四川同胞早就已經吃不到樹葉了,不待樹葉凋零,就已經都給饑餓的人們捋下來吃掉了,還吃樹皮,我都不知道還有多少樹明年能夠活著,再發出新的芽來!

    謝芳儀嘆氣道:“人都要餓死了,哪里還顧得上樹?如此嚴重的大旱,地面都裂開了,照片上一塊塊裂得跟龜甲一樣,人餓得瘦成蘆柴棒,真的是慘,**也是救濟不力!

    余若荻:“所以我們平時多存一點糧食是多么的重要,空間中也并非必然風調雨順,哪一年水旱冰雹,糧食歉收,還可以吃存糧啊!

    嚴重的蟲災我們這里倒是可能性不大,不僅僅是因為有天然的硫磺農藥,也是因為并未大規模單一種植,農田都是間作,不給某種有害的昆蟲創造爆發性繁殖的條件,另外有許多鳥雀啄食蟲子,當然也吃一點糧食,空間小農莊甚至還時常放了雞鴨進糧田,它們自行覓食,也可以減少蟲害,至于兵災匪患,更是絕對不會有的了。

    余若荻吃了兩塊豬頭肉,說道:“姐姐,如今局勢日益嚴峻,我想寫信請母親過來一起居住,你覺得如何?要不要請姨媽也過來?”

    謝芳儀想了一想:“你大姨大概是不會過來的了,畢竟她是有兒子的,老人家舊觀念,還是想要依靠兒子,不過小姨倒是很應該來上海的,彼此照應一下,冬天住在山洞之中,比外面舒服很多!

    (各位,本篇二十章之后在海棠網連載,有興趣的朋友請來海棠網觀賞(#^.^#))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网络捕鱼害死人 陕西11选5万能8码 p62开奖结果 车联网是国家支持的项目吗 免费游戏打麻将 八码组六 赚q币 pc蛋蛋除外 850游戏棋牌? 六合开奖结果 韩国快乐8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