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頭豬引發的血案

作者:李千重 | 發布時間:2019-07-21 08:18 |字數:4419

    第二十章   一頭豬引發的血案

    天氣越來越冷,這一天中午,葉海瀾送完便當,就坐在客廳沙發里看電腦,看了一會兒便對母親說:“媽,咱們社區也要建沼氣池了,現在正在改造污水管道,要在社區中心建一個大規模的太陽能沼氣池,然后把天然氣管道改造成沼氣管道,反正現在天然氣管道里面有也是經常等于沒有,**的天然氣輸送已經快要斷了,還不如用沼氣!

    李東昕點點頭,道:“是啊,大家現在做飯都用電,電能雖然也緊張,但畢竟還算是可再生資源,有很多利用自然資源發電的方法,天然氣卻是用完就沒有了。如今開發沼氣,也算是一種能源循環,就好像人類用過的水經過自然凈化還能循環使用一樣,這樣用生物代謝的廢物來發酵燃料,倒是也好!

    葉海瀾笑著說:“還不止是燃料呢!你看社區新聞里宣傳的,沼液和沼渣還可以當做農藥添加劑、肥料、飼料來用,尤其是作肥料,勁兒非常大,這也算是綠色生產,無公害產品,是變廢為寶了。我看我們社區里面的草坪花壇今后也要改變用途了,估計都要用來種菜種糧,正好還有自產的肥料。媽,像我們空間里那么多動物,每天排出來的東西當真不少,我走在草原上有時就能踩到一坨,如今冬天它們都住在圈舍里,每天還要進去打掃,成桶成桶地往外拎,好在是食草動物,味道不大,只不過我們單單把這些東西漚成肥料,是不是有點浪費?要不要也建一個沼氣池?咱們這里動物糞便多,牛糞馬糞也容易發熱,社區里只有人的代謝物,恐怕沼氣池的效率沒有那么高!

    李東昕笑著用手指點著她的頭,說:“你可真是能鬧!那沼氣池可不是那么好建的,不像太陽能發電機,安在房頂上就行,再拉兩條線路,沼氣池可是復雜,是建在土地里面的,好像在土層下蓋個小房子一樣,還要有攪拌和集熱裝置,麻煩得很!空間里只有咱們兩個人,資源足夠了,不用再弄那些,雖然是高效,不過也實在費力,況且你買那么多混凝土鋼板,人家肯定奇怪,難道還要在房子里面再蓋一間房子不成?”

    葉海瀾呵呵一笑,也就不再說這件事。

    第二天中午,葉海瀾又出去送便當,這一家的主人是個老婦人,十分慈祥,看到她辛辛苦苦爬到十六樓送飯,便好心地說:“姑娘,辛苦你了!今天是炭燒豬肉飯,真是不錯,難得你也不肯漲價,你們母女都是好人。我有一句話囑咐你,千萬看好了家里的食材,你的便當這么大包,每天又是幾十份地送出去,晚上可要鎖好門,如今大份食物在家里過夜都不安全!你沒看今早的新聞,一個社區里有一家人養的豬就被人偷走了?真是可惜呢,辛辛苦苦養了一年,正要趕在過年前殺豬吃好的,卻被人偷走了!

    葉海瀾一雙眼睛登時圓了,如同阿花的眼睛一樣,驚訝地說:“一頭豬兩三百斤呢,怎么就被人偷走了?社區又不是農村,豬圈里的豬一趕就走,社區有保安,家里又有院墻圍欄,那么重的豬怎么就沒了?”

    老夫人嘆了一口氣,說:“這就是‘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有什么事是人干不出來的?只要拿一根電棍電倒了豬,綁在繩子上拿個滑輪吊出去就行了,人不是會使用工具嘛!如今到處裁員,很多社區只有兩三個保安,那么一大片地方怎么看管得過來?偷豬賊把豬往麻袋里一套,誰知道里面是什么?也是那家人不仔細,把豬養在一樓院子里,以為鐵欄桿能夠防住賊,結果晚上大家都睡了,院子里發生什么事也沒人知道,就這么被人把豬偷走了,可惜他們費盡力氣養了一年的豬,就這么白給人家吃了!所以姑娘你也千萬小心!”

    葉海瀾聽得直冒冷氣,謝過了老人家,下了樓繼續送便當,就有些心不在焉。

    回到家里,母親問道:“海瀾,你怎么了?今兒出去時本來還好好的,忽然就像霜打了的樹葉一樣,遇到誰說了什么話了?”

    葉海瀾趴在母親身上,說:“媽,你不問我也要說呢!今天給一位阿婆送飯,阿婆和我說有一家人養的豬被偷走了,要我小心自家的食材,我聽了也覺得有點害怕,生怕有人看到咱家在做便當,以為有好多食物堆積在廚房里,到咱們家來偷。雖然咱們平時都待在空間,東西也都放在這里,不過如果有一天出去時,發現房子里突然冒出兩個人來,也是嚇一跳!

    李東昕也憂慮起來,道:“是啊,如果只是偷還罷了,就怕有的人激發了暴力思想,直接到我家來搶,或者以為我們把東西都藏了起來,抓住我們逼問,那樣就很危險了,F在社會壓力有增無減,人們看不到希望,社會只能越來越亂!

    葉海瀾嘆著氣說:“可惜空間里只能接收到外界的電子訊號,不能直接看到外面的情景,如果這里直接開一個窗口通到外面,讓我們在空間里面就能瞧到外面發生了什么,有什么人進來,那該多好!”

    李東昕雖是有些發愁,聽了這話卻也噗嗤一笑,說:“你把空間當做個金魚缸了,還想它是透明的!你真是巴不得這個空間就是個神仙的法寶,什么功能都齊全了。這里能夠接收外面的訊號已經很好了,否則你在這里網絡不通,不是更糟糕?”

    葉海瀾一聽,登時腦子一轉,想了個主意,坐直了身體,說:“媽,要么我們買幾個監視器吧,反正我們不缺電,把監視器與電腦無線網絡聯接,坐在這里就能看到外面的情況,今后每天早上要出去時先看一看,沒有危險再出去!”

    李東昕想了一下,笑道:“這倒是個好法子,誰三更半夜來偷東西,還想到要先看看屋子里有沒有監視器?趕快在網上買吧!廚房臥室洗手間陽臺客廳玄關都要安一個,天知道那些人會從什么地方進來!也幸虧現在技術先進,雖然是資源匱乏,但科技還在,否則如果現在是古代,我們就算有了空間,緊張年代也不能坐在空間里就知道外面的事!

    葉海瀾樂著在網上找了一家信譽比較好的店,訂購了十個充電微型監視器,由于是比較高端的產品,每個要價五千元,十個就是五萬元,好在她如今賣便當的收入頗為不錯,這筆錢盡可以支付得起。

    下過了訂單,葉海瀾就想起了之前的新聞,她把電腦頁面切換到新聞論壇,就看到熱門新聞里有一條正是偷豬的事,只見上面圖片上是一棟居民樓的一樓院子,里面原本用磚塊鋁塑搭建了一個豬窩,下面一張特寫顯示豬窩里如今已經空空如也,作案現場十分凌亂,看得出昨夜偷豬賊動作不小。旁邊一張小照片,是這家的孩子從前照的那頭花豬的肖像,果然肥肥壯壯膘肥肉厚,想來孩子當時照相的時候一定滿心期盼。

    還有一段視頻錄像上展示的是這一家的主人,幾個男人女人站在院子里,臉上的表情都十分憤怒沮喪,還有一個女人正在掩面大哭,可想而知他們的情緒是多么的沉重。

    同時還有記者采訪:

    “這頭豬你們養了多久了?平時耗費的精力一定很多!

    “從春天買了這頭豬仔,整整養了一年,平時一家人下班放學后就到菜場撿菜葉來喂豬,還踩著單車到郊外打豬草,如今我們已經認識了十幾種野菜豬草,挖回來就給豬煮野菜湯吃,豬圈也經常打掃,還把雨水燒開來給它洗澡,簡直就像照顧自己的親人一樣!如今到了年底,好不容易養大了,我們正想到了年關的時候用它作年夜飯,哪知這個千刀萬剮的黑心賊就把我家的豬偷走了!人家辛辛苦苦養大的豬,你直接抄走,不勞而獲,這還有天理嗎?我讓你吃,那豬肉到了你嘴里就變成毒藥,生生把你一家都毒死!”

    葉海瀾看了這段話,感覺到這真是恨得刻骨銘心,把人家全家都詛咒了。不過這也難怪,不是人家素質低心太狠,任是誰全家辛苦了整年養大的這樣一頭肥豬,在這艱難的時期承載著全家一年的希望,在將要過年的時候卻別人家偷走了,這樣巨大的失望與憤恨的確不是能夠簡單勾銷的。

    底下就是網友議論:

    “如今大家都不偷金銀首飾了,也不再為房地產打官司,現在主題都是直奔人的最本質欲望——吃!看一看野生動物每天所有行動的目的不就是為了生存嗎?最主要的目標就是食物,這是維持生存的最起碼條件!”

    “幾百斤的豬都能偷走,真是‘人的智慧是無窮的’,從前蜘蛛賊爬樓只不過是偷些雞鴨兔子小動物,現在連豬都扛走了。要說現在有肉就趕緊吃,不要留到過年的時候了,否則也只是給別人收著!

    過了兩天,葉海瀾訂購的監視器到了,她把外面的房子到處都安了微型監視器,吊燈上、柜子里、假花中,最讓葉海瀾心疼的是為了隱藏監視器,自己將墻上的一副掛毯捅了一個小窟窿,從破洞處露出監視攝像頭,可惜了那副少女汲水圖!

    后面幾天,每天早上起來后,母女倆都要先調出昨晚監視器的錄像來看一看,見外面沒有特殊情況,這才安心開始一天的生活。好在一連四五天都沒事,讓她們也漸漸放心了。

    這天上午十一點鐘,母女兩個包好了荷葉飯,又出去送便當,這一家客戶有一點遠,她們蹬著腳踏車走到小區盡頭,這才到了地頭。

    葉海瀾停下腳踏車正要上樓,忽然看到幾十米外的一個一樓的院子里圍了一群人,還有幾輛自行車停在外面。她仔細一看,竟發現人群里有一些是穿著制服的,原來是**!那里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葉海瀾本來不是個愛看熱鬧的,于是便沒有過去瞧,直接上樓送便當。

    開門的是一個男人,由于都是老顧客,因此大家都很熟悉了,葉海瀾便笑著和他說:“溫先生,我來的時候看到下面一家有許多人,還有**,他家是怎么了?”

    三十幾歲的男人眉頭一皺,臉色也嚴峻下來,說:“出大事了!那家全家昨晚都被人殺死了,他家前兩天剛殺的豬,家里存著許多咸肉,也都不見了,剛才我剛剛下去看過,**正在勘查哩!真凄慘,一家六口人連老人帶孩子都倒在地上,客廳里血流得到處都是,就算在警戒線之外,透過落地窗戶也看得清清楚楚。這事就發生在我家附近,讓人寒毛都豎了起來,F在這種情況真讓人草木皆兵,每天就像兔子從洞里探出頭來一樣小心地查看周圍的動靜,一有風吹草動就趕緊縮回去,太恐怖了!美女,建議你也小心一點,現在太不安全了!

    葉海瀾心有戚戚地連連點頭,下了樓便和母親一起去了發生命案的那家院子前。院子里自然有幾個人正在忙碌,院外也有一些附近的住戶在看,指指點點低聲議論著。

    葉海瀾探著頭向里望,只看了一眼,便再也不忍心看,回轉過頭去聽著別人的議論。

    “一定是他家前天殺豬時被人聽到了豬嚎聲,那聲音真是凄厲。他家想得倒好,以為把豬殺掉,存起肉來就不怕人家偷,哪知道只吃了兩天,一家人就都沒命了!

    “他們家本來是很謹慎的,自從出了偷豬的事情后,就把豬養在客廳里,如今快過年了,就把豬殺掉。要說他們也是城市里的人,從前別說殺豬,連只雞也沒殺過,都是照著網絡教程現學的,殺豬那天我在外面經過,看到他家的兩個男人那可真叫狼狽,一身都是血,就像現在一樣!

    “世道難道瘋了嗎?為了豬肉就可以殺人,人還不如豬重要!一家都給滅門了,什么人的心能這么狠?”

    “可能對某些人來說,豬就是比人重要吧,豬肉可以吃,人難道也能用來吃肉嗎?這又不是封建王朝發生災荒的時候!

    葉海瀾聽了許多人的議論,把這件事大概了解了,便不再聽,推著車子和母親一起離開了。

    送完便當回到家中,葉海瀾嘆著氣和母親說:“真是太可怕了,我真的怕咱們也被人家盯上。我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這可不是電視劇場景,這是活生生的兇案,我真怕今天晚上會做惡夢!

    李東昕的臉色也有些發白,道:“所以我們的監視器還是買對了,今后盡量在白天出門,不要在早晚天色昏暗的時候出去,也不要到偏僻的地方去,F在的世界已經要亂了,好像要回到原始的洪荒時代一樣,只怕今后人們再出門,都要像古希臘人一樣,隨身帶著刀劍!保ǜ魑慌笥,本文二十一章之后在海棠網入V,已完結,謝謝。)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大龙虾 江西时时彩 股票配资杠杆 上海快三形态图表和值走 十五选五超长版走势图 三码中特期期准资料 快乐10分技巧规律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七 广东体彩网11选5 精准三肖中内部公开 广东11选五怎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