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危險湯鍋

作者:李千重 | 發布時間:2019-08-09 07:55 |字數:4483

    第二十章  危險湯鍋

    十二月下旬,廣州接連來了兩次強寒流,平均氣溫降低到十度,外面也是寒意十足,因此陸明琪就更加緊守著自己的空間,一是因為外面比空間里暖不了多少,二也是由于十平米的公寓實在太狹**仄,從前也就罷了,自從有了空間,她是一刻也不愿意在公寓中多待,實在是太憋悶了,空間中的房車雖然也不是豪宅,但起碼有四十平米,寬敞多了,一眼看過去心里就覺得開朗。

    終于到了十二月底,馬上就要放元旦假期,雖然公歷新年在中國不被很看重,但是畢竟也是辭舊迎新的時候,因此氣氛也還是不錯的,公司給了五天的假期,讓大家好好放松一下。

    陸明琪在放假的前兩天忙得像機器人一樣,手上一刻不停,總算將所有的事情都預先安排好,緊接著最后一天工作日的下班鈴聲一響,她就飛快地抓出皮包,將自己的東西收好,然后噔噔噔快步走到辦公室門口。

    回到公寓進入空間,陸明琪這個假期就不打算再出去了。

    假期第一天,她帶著手機在草原上行走,屏幕上有幾個紅點一閃一閃,告訴她那里下了捕獸夾,陸明琪直奔著獸夾而去,希望能在上面找到獵物,但是這一天很可惜,幾個獸夾上都是空的。

    接連兩天都沒有野生動物撞上來,因此三十一號這一天晚上,陸明琪不得不盤算一下明天新年自己到底吃什么,或者元旦早上釣魚去吧,晚上燉一條魚來吃。

    第二天早上,陸明琪再一次去草原查看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運氣終于來了,一只獸夾上居然掙扎著一只強壯的兔子,那只兔子頭尾長度足有一尺,可見是已經成年了的,只是冬天的食物營養不夠,只有干草,因此秋天攢下來的脂肪有些消減了,雖然毛茸茸的看著仍然是很肥的樣子,但是陸明琪將它拎著耳朵提起來,一摸它身上,就發現厚厚的茸毛下面皮肉明顯有點瘦,不再是秋天的時候那種肥厚圓潤的手感。

    她將兔子提回了房車,放進廚房中的鐵籠里,給兔子添了一點白菜葉,兔子很快就咔嚓咔嚓吃了起來,估計它也是很久沒有吃到過如此鮮嫩的食物了。

    元旦的晚餐有了,陸明琪一件大事完了,覺得心頭一陣輕松,這樣的天氣,釣魚也有些冷。

    她回到臥室,脫去外套裹上被子就開始看書,房車中此時的溫度設定是二十度,空間中一天比一天冷了,如果車內溫度仍然設定成二十五度,室內外溫差太大,十分耗電,腳踏發電機雖然發電量也不小,但是仍然要節儉使用。如今房車中能不開的電器就關閉掉,冰箱已經關閉了,陸明琪甚至連燈都很少開,休息日都是趁著光線充足的時候做飯吃飯,這樣就省了開廚房的燈,而且夜里早早休息,也就省了臥室照明的電量。

    因此空間里進入冬天后,放假的時候陸明琪每天都是八點鐘起床,晚上六點就把晚飯吃完,然后收拾一下再看一會兒書就休息了,睡覺一般不會超過十點,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簡直是回到了古代時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過她覺得,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非常規律,休息得很充足。

    陸明琪今天看的是一篇古代小品文,叫做《山家清供》,是一本記錄宋代山林隱士烹飪食譜的書,很有閑情野趣,陸明琪覺得自己在空間里看這本書正好,只可惜里面很多植物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而且看了一陣之后,發現里面大部分都是蔬菜甚至野菜,又是蒼耳又是蔞蒿還有菊苗的,如果長時間這么吃下來,她懷疑自己一定會瘋狂想吃肉的,這種清苦風雅的山林生活自己可真的享受不來!

    不過她翻書到一半,忽然看到了一味“拔霞供”:

    “向游武夷六曲訪止止師,遇雪天,得一兔,無庖人可制。師云:‘山間只用薄枇、酒醬、椒料沃之,以風爐安坐上,用水少半銚,候湯響,一杯后各分以筋,令自夾入湯擺熟,啖之。乃隨宜各以汁供!蛴闷浞,不獨易行,且有團圞熱暖之樂。越五六年,來京師,乃復于楊泳齋伯巖席上見此,恍然去武夷如隔一世!

    后面還有四句詩:“浪涌晴江雪,風翻晚照霞!薄白響浬街形,渾忘是貴家!

    陸明琪樂得一拍自己的大腿,這不是今天晚飯的菜譜有了?就做個兔肉暖鍋好了!楊家是官三代,有身家的人,居然也喜歡學古人隱居生活的清苦,覺得特別有品位,估計也和紅樓夢里大觀園中的稻香村一樣。自己今天做個兔肉鍋,也算是附庸風雅一下。

    下午踩了兩個小時發電機,陸明琪就開始準備晚飯。

    那只大兔子被她宰殺后片了肉片下來,一部分兔肉放在了房車外面的天然冷庫里,剩下的碼在盤子里,兔子骨架連同兔子頭就都被丟到鍋里煮湯。

    一個小時后,兔骨高湯終于熬好了,浮沫和肥油已經撇去,鍋里的湯呈現淡淡的乳白,看上去清潤而又醇厚。陸明琪將一半的湯汁傾倒出來,放在外面凍上,留著明天備用,然后在余下的半鍋湯里面加上了薄薄的兔肉片,又將旁邊盤子里已經切好的酸菜、凍豆腐、土豆片都倒了進去,那豆腐還是她前天做的,多余的幾塊都凍在外面。

    湯鍋燒開后就轉小火,調好味又煮了一陣,端上飯桌就可以開吃了。

    陸明琪用一個小碗調了蘸水,然后在飯廳里打開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守著湯鍋吃了一會兒肉菜,覺得半飽了,就又拿了一個小飯碗盛了半碗飯,用濃濃的湯汁泡飯,一邊吃湯泡飯,一邊將兔肉片蘸上蒜泥大嚼,雖然兔肉偏瘦,但那味道也有點蒜泥白肉的感覺,十分豪爽。

    陸明琪正吃得高興,突然電視上出現一條新聞:“昨天下午一位女顧客在火鍋店與服務員發生爭執,服務員情緒激動之下用沸騰的火鍋湯澆在女顧客頭上,現該服務員已經被控制!

    新聞一閃而過,畫面上是一家名字被打了馬賽克的火鍋店關門的情景,街上很多人走過,但是那家火鍋店門上掛了鎖,沒有人進去。

    陸明琪一塊蘸滿了蒜泥的兔肉剛剛放到嘴里,看到這條新聞,頓時就僵在了那里,仿佛嘴被凍住了一樣,只覺得好像被電棍擊中一樣,一瞬間從頭上麻到腳下。她看著自己面前那放在電磁爐上面,不住冒著氣泡的湯鍋,想著如果這樣一鍋湯倒在人的頭上會是什么樣的慘狀,那種刺痛肯定是像用刀在刮一樣,臉上的皮膚恐怕都會燙得脹了起來,用手一碰就會掉,露出下面紅色的肌肉……

    陸明琪越想越惡心,不由得身上激靈靈抖了兩下,那感覺如同要傷風感冒一樣,她連忙搖搖頭換了頻道,連續調了幾個臺,終于找到一家正在放娛樂節目的電視臺,看著主持人在臺上搞笑,過了一會兒她的情緒才平靜下來。

    勉強吃完了晚飯,陸明琪收拾碗筷的時候一點也沒有平時吃完大餐后那種慵懶的滿足感,而是心情壓抑地將碗碟都放進洗碗機里,然后按動按鈕,將今天一整天用過的碗清洗干凈。

    然后她就關閉了其他房間的燈,回到臥室打開吊燈和床頭讀書燈,拿過平板電腦開始上網。這兩天她都沒有上網,很多事件都不知道,電視新聞一向滯后于網絡新聞,那件事是昨天下午發生的,現在網絡上這件事已經不知發酵成什么樣子了。

    果然在微窗上一搜“火鍋店燙顧客”的事情,就搜出了一堆消息,短短一天時間已經有人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扒了出來,而最權威的人民網則發出這樣一段文字:“佳節時分,很多服務行業的工作者還在辛苦地為大家提供服務,請大家體諒這些仍然在為大家提供舒適享受的勞動者,文明消費,有問題和平協商解決,雙方都保持克制,創建一個和諧的社會環境!

    陸明琪一看,頓時覺得見了鬼了,這腔調是說因為顧客不夠禮貌,所以才被燙傷的嗎?難道人民網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樣的嗎?每個施暴者都說自己是有苦衷的,因此就都可以被體諒了嗎?

    看了一陣評論,陸明琪感覺自己都要出內傷了,真是什么樣的奇葩都有,居然有人說現在中國講男女平等,就把女人們都捧到天上去了,那些女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猖狂傲慢,這一下終于被教訓了,讓她們以后都知道要收斂點,不要吆來喝去的。

    陸明琪回復了幾條,實在不愿意再看下去了,剛想關掉微窗,忽然來了一條私信,點開來一看,是謝瑛的:“微暖的星:姐姐,元旦快樂!吃過飯了嗎?”

    陸明琪一看到謝瑛的頭像,就覺得心中開朗了一點,微微一笑回復道:“剛吃了暖鍋,正好外面天氣冷,吃完了身上覺得熱騰騰的!

    這幾句話陸明琪是刪除了一些文字重新打字的,她本來說的是外面正在下雪,在房子里一邊看雪一邊吃暖鍋感覺特別溫暖,可是馬上就想到廣州幾乎是不會下雪的,今年又不是幾十年一遇的祁寒天氣,更加不會有雪,自己這樣一說顯然不對?磥斫窈笞约赫娴氖且⒁饬,如今自己一顆心已經完全融入空間中,和謝瑛聊天又比較多,哪天一個不留心可能真的說走了嘴。

    陸明琪暗暗嘆了一口氣,心中有秘密真的是一個負擔,尤其是面對關系比較密切的人。

    “微暖的星:啊,吃火鍋好好啊,今天我家是出去吃的,我爸爸說明天也要吃火鍋,就在自己家里吃,他明天要熬野豬大骨湯底,耶!”

    陸明琪嘆了一口氣,回復道:“我覺得現在吃火鍋還是在自己家里吃比較安全,看了新聞嗎?那個肥羊鮮火鍋店出的事,女顧客好慘。我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正在吃暖鍋,當時就覺得頭皮一緊,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過了一會兒,謝瑛那邊回復道:“微暖的星:那件事情我也知道,是在網上看到的,許多人的評論完全是三觀不正,對受害者有一種仇恨心態,他們覺得受害者是在炫富,頤指氣使,因此才受到報復。我的天,那個連鎖火鍋店不過是個大眾餐飲機構,又不是什么五星級酒店,難道到那里吃飯就是有錢人了?就是在炫耀?這些人是得過得多憋屈,連去一次火鍋店都覺得是以富欺貧。況且服務員本來就應該提供服務,加湯上菜是應該做的,那群人說得好像是干點活多委屈他一樣!

    “天邊新月:我本來看了新聞只是覺得單獨這件事嚇人,但是看了網上的評論,就覺得外面的氣氛簡直是恐怖了,我以后都不敢再到外面吃飯了,今后就一直在家里做飯好了!

    “微暖的星:(笑臉)姐姐你太敏感了,外面并不是滿地豺狼處處殺機啊,你不要被一件事嚇到,社會基本上還是安全的。姐姐要膽大一點哦,你給我的感覺是好像一只鼴鼠,一有風吹草動就連忙躲進自己的洞里面去,我覺得你好像是要封閉自己一樣,給自己找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隔離開外面的一切,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啊,總是要和外界交往的!

    陸明琪對著屏幕苦笑了一下,可不是么,自己有時就在盤算,如果自己要完全生活在空間中,還需要補充些什么東西,幾十年居住在與世隔絕的空間,自己能否承受得住。

    “天邊新月:但愿是我想得太多了吧,如今的社會給我感覺是越來越不安全了,你知道我今天看到有人是怎么評論那件事的嗎?他把那個傷人的服務生比作斯巴達克斯,說人被奴役得太過分了自然就會反抗,而且會采用很暴烈的方式,我的天,他把服務生看做什么了?難道服務生是奴隸嗎?有誰壓迫他了嗎?好像我們賺錢就很容易似的。照這樣子發展下去,下面是不是要貧民暴動了?消滅一切罪惡的有產者?一想到這個,我身上就有點發涼!

    “微暖的星:啊,這樣子的確不對,很多人的財產都是辛苦努力賺來的,并不是所有有資產的人都是靠不正當手段。不過姐姐不要太擔心,這樣的人很多都是生活不如意的,因此滿腔戾氣,充滿暴力沖動,但他們人數不多,不是主流,不要想太多!對了姐姐,春節的時候我要過去廣州,到時候可以和你見面嗎?我們一起吃飯聊天!”

    陸明琪立刻回想起兩個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那個晚上自己帶了一點酒意,光線又不是很明亮,因此記憶中的場景有些朦朦朧朧的,更增添了一種神秘的美感,她現在只記得謝瑛長得很漂亮,很有氣質。

    陸明琪嘴角掛上了愉快的笑容,打了一行字:“好啊,春節放假見!”

    屏幕對面的謝瑛看到了陸明琪這樣的回答,樂得差點把手里的電腦扔到空中去,她高高舉起右手,興奮地說:“耶,約會成功了!月亮姐姐等著我,我很快就來了!”

李千重 說:

二十章后在海棠網連載,已完結,有興趣的盆友請去那邊觀賞(#^.^#)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腾讯分分彩组选计划 王中王免费精选资料 2020年中超什么时候开始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富贵乐园棋牌下载手机版 哪里的平特肖公式最准确 陕西省11选5走势图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 追光娱乐官方正版下载 大股东质押股票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