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主

作者:長歌憶采薇 | 發布時間:2019-11-11 21:20 |字數:2173

    出乎蘇文暖意料,救世主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

    十幾個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家伙,懶懶散散戳在前面,蜂擁而至的人們紛紛跳下交通工具,跪倒在地。救世主們看著跪了一大片的人,臉上都露出幾分笑容,顯得和藹了幾分。江城也跪了下來,表情十分虔誠,他拉著蘇文暖衣襟,小聲說:“暖暖,你快跪!”

    然而蘇文暖壓根跪不下去!她根本沒有所謂半年的記憶,不知道人們活在什么樣的水深火熱之中,救世主對大家而言到底代表著什么。從她的角度看,這些救世主就像小人得志的混混一樣。

    她跟江城僵持著,忽見打頭的紅頭發救世主走過來,陰陽怪氣道:“小姑娘好像很不服氣的樣子呢!

    江城的手忽然哆嗦起來。

    蘇文暖沒有理這個紅頭發的殺馬特,向四處望去,烏壓壓一片跪倒的人群,還站立著的除了救世主,就是她,讓她顯得十分與眾不同。

    如果放在小說里,這就是男女主經典的看對眼模式,可惜她處于現實。

    蘇文暖從殺馬特的語言行為上讀出了不懷好意的味道,她忍不住退了一步,沒有說話。

    救世主又等了片刻,看她還沒有跪下,本就不多的耐心消耗殆盡,他直起身子往回走去,笑瞇瞇的吩咐道:“既然小姑娘看不上我們,想必也不需要我們的庇護了。四號,五號,帶大家走,把這位小姑娘留下!

    蘇文暖沒有對他的話表現出任何令救世主們感覺有趣的反應。江城絕望的抬起頭來,望著蘇文暖。猶豫了許久后,他似乎下定決心,想爬起來隨蘇文暖一處站著,放棄這次難得的機會,然而蘇文暖卻死死壓著他的肩膀,道:“我不信任他們,但是你不一樣。你沒有必要陪著我,就算是好朋友,也總有出現分歧的時刻!

    江城眼里閃著光。他想了想,還是勸道:“那,暖暖,我還是會來找你的,如果你后悔了,就告訴我,我一定混出頭來,說服救世主們重新接納你!

    蘇文暖笑了笑,看著向他們走近的救世主,轉身離開。

    她心中有個疑惑。剛醒過來時,她無比難受,聽江城說什么就是什么,自己根本沒有思考。但在適應了疼痛昏暈之后,腦子就靈活起來了。

    記憶是那么的清楚明白,昨天的一切都很正常,甚至更久遠的記憶也在——如果真得了精神病,記憶的完整程度不大可能是這個樣子。她相信自己沒有出問題,而現實又是另一種的清楚明白,出現的也并非毫無緣由。

    心里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告訴她,這個世界出問題了,暖暖,你得救它。

    步行回程很遠,天漸漸的暗了下來。成群結隊的怪物越來越多,大部分都朝著一個方向行去。蘇文暖小心翼翼的躲避著它們,無數個念頭于腦海中盤旋,又被她一一否定。

    她對這個末世的認知僅有一天,現在下結論,未免太早了。

    在從一群狼頭怪物嘴下逃出生天之后,蘇文暖躲進一條巷子。小巷幾戶人家都已經人去屋空,院門雜亂的開著,蘇文暖試探著進入一座小院,把門插上,沒過多久,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聲就在門外響了起來。

    撞擊聲不絕于耳,緊張感卻漸漸從心頭褪去。蘇文暖冷靜的檢查了這戶人家所有的屋子,確定里面沒有任何活物,這才盡可能的把所有屋門鎖了起來,窗戶也都關上。

    她坐在電腦桌前,啟動臺式機。左手拿著從雜貨間里摸到的鋸子,充當防身武器。

    在和狼差不多的怪物面前,逃跑是最不可取的,她能僥幸逃脫一次,未必能擁有第二次的幸運。

    末世里的網頁還能用。她輕而易舉就搜到了關于怪物的網站和論壇。密密麻麻的帖子令蘇文暖心里一沉,呼吸也下意識的放輕了。

    狼嚎聲和撞擊聲在夜幕里分外分明,終于,蘇文暖聽見一聲巨響,這戶人家結實的屋門被怪物生生撞開。

    此時,蘇文暖的感覺說不出是害怕還是興奮,握著鋸子的左手青筋直冒,右手卻非常平穩的點進關于狼頭怪的介紹帖子中——撞擊聲忽然停了。怪物陸續從院子里離開,間或有幾只狼頭怪物發出不甘心的嗚咽聲。

    特征:狼頭人身,色澤灰藍,耐力高,聰慧,能使用圍獵技能。弱點:速度較低,使用電動車就可將它們各個擊破。

    蘇文暖直著耳朵聽屋外的響動,確定它們都已經離開,不禁滿心疑惑。這些介紹里都沒說它們會放棄獵物!況且厚重的大門都撞開了,突破門窗進屋包圍她也不過幾分鐘的事兒,沒理由半途而廢。

    查了好久,她才在另一個帖子中發現了原因,大部分怪物在夜晚降臨時會結伴撤退,不知道藏身在那里,夜晚對于幸存者而言相對安全,是以有不少人會趁著夜黑風高,出門收集自己想要的物資,軍隊們也會在夜晚搜尋怪物的蹤跡。

    她想起怪物們離去的方向,和江城帶她找救世主時,走的方向差不多。發帖子想問下救世主的事情,誰知道瞬間就被刪除了。

    官方排斥救世主?

    蘇文暖松開鋸子,目光膠著在帖子上。

    或許……她也可以趁晚上,去搜尋一下關于怪物和救世主動向的問題了。

    *

    重新穿好臃腫的裝備,手持鋸子,蘇文暖毫不留戀的走出這戶人家。夜晚的街道沒有記憶中的繁華,毫無人氣,越發能叫她感受到末日降臨的恐懼。

    她觀察著自己能看到的一切,依舊是漫天飛舞的蚊子,和寥寥幾戶人家的燈火,似乎有人同樣不信任那些中二病爆棚的救世主,選擇留下來堅守待援。

    蘇文暖向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她記得路上有一條河,寬闊的大橋上面,浮雕十分精美,更難得的是距離河很近的地方有著新修建的小區,如果今夜不能回家的話,可以到小區里躲藏一二。

    她的大腦運轉得很快。性命攸關之時,所有的不適與痛苦,都不能壓制求生欲所帶來的理智,此時此刻,她的感官仿佛無限擴大,連后方襲來的微小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蘇文暖猛地側身,揮起鋸條,于漆黑的夜色里斬斷了一根細長的東西。

    來不及去查看那是什么了,蘇文暖扭頭就跑,后面窸窸窣窣的聲音放大了,綴在身后,咬得越來越緊。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福彩3d开机号100期查 世界杯体彩怎么看中奖 最新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石基信息股票分析 福建快3豹子6最大遗漏 河南快3今日开奖结果 股票交易单位 怎么买股票 新手入门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福彩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