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影子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7-31 23:53 |字數:3302

    九頭蛇的人步步緊逼,塞西莉亞只來得及拿起那個玻璃杯,然后看了史蒂夫一眼,“相信她!

    “誰?”

    沒有理會史蒂夫的詢問,塞西莉亞捧著玻璃杯,將唇印了上去。

    冬日戰士已經靠近,他先用假動作避開了史蒂夫的攻擊,借勢將其逼到了不易動作的角落。他的目標是美國隊長,此時在美國隊長身后的姑娘就是礙事的,而且弱到他隨手就可以殺死。

    他伸手想要掐住棕發姑娘的脖子,卻被對方輕巧地躲開,然后那個在他眼中弱到不行的姑娘,輕而易舉地捉住了他的手,并一腳踹開了交叉骨。

    “你對付這些,我對付那些!弊匕l姑娘將冬日戰士推向了史蒂夫,另一只手握住九頭蛇特工揮過來的拳頭,將人往自己這邊一拉然后按住他的肩胛骨向墻上撞去,特工兩眼一翻就昏了過去。

    史蒂夫還在防御冬日戰士的攻擊,來不及分心塞西莉亞那邊,見她一拳一個小朋友,不是,是見她還能反過來幫助他,聯想她之前的話便知道她是有什么特殊方法的,也放心了。

    相比起史蒂夫,塞西莉亞的作戰風格甚至更簡單粗暴,不偏離太遠,盡量在這件屋子里就做到弄暈對方,用腳踹也好還是往地上墻上撞,基本上不到兩分鐘就能帶走一個小朋友。

    這樣做的代價就是身上驟然變多的傷口。

    最后她拉著混過去交叉骨的腳腕扔向一旁,和史蒂夫合伙制服了對方。

    沒有在意史蒂夫的目光,塞西莉亞徑直走向了他的臥室,撕開他的床單把九頭蛇成員全部綁了起來。

    “塞西莉亞?”和對方一起把九頭蛇全部栓起來后,史蒂夫才試探地問了一句。他記得之前塞西莉亞說的是“相信她!

    棕發姑娘剛翻出他家里的繃帶給自己包扎,左腳嫌棄地把之前慫慫地藏起來的芬里爾輕輕推開,聽他這么問,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指向了另一扇躲過九頭蛇毒手的窗戶。

    “她在那里,”她說,“我是奧莉菲亞!

    史蒂夫隨著她的手指轉頭看向那扇窗戶,玻璃上的倒影沒有并沒有和自稱奧莉菲亞的姑娘做出一樣的動作,而是抱歉地笑了笑,“對不起,我會賠你的!

    沒有理會史蒂夫看見這超出場里的一幕時的反應,奧莉菲亞走到窗邊,將手印上去,然后踮起腳,吻上了窗戶內塞西莉亞的倒影。

    輕輕一吻如蜻蜓點水般,很快就結束,倒影里的人影隨意地站在里面抬手扇了扇風,威脅地看了一眼史蒂夫,像是再說“敢宣揚出去就殺了你”一樣。

    相反,已經回歸了身體的塞西莉亞先是因為身上的傷口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皺起了眉,忽視掉眼前[柜子里有藥]的金色字跡,調整好表情才轉身面對史蒂夫。

    “抱歉,我知道這一切過于荒唐,讓人難以置信,但這的確是真的,還請你不要告訴別人!比骼騺喺埱蟮乜粗返俜。

    身為復仇者的一員,史蒂夫也見過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很快就從驚訝的情緒中出來,思索了兩秒,答應了塞西莉亞:“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美國隊長這四個字,對于美國人民來說就是一種信仰,是具有魔力的,僅僅是這個稱號,就足以塞西莉亞相信他。

    史蒂夫張了張口,想問問她為什么連教授也不告訴,最后還是沒有提,這畢竟是她自己的事情。

    塞西莉亞并沒有解釋更多有關奧莉菲亞的事情,更沒有說自己為何會知道這一次襲擊,她微瞇起眼睛看向空中金色的字跡,走向那一群還昏著的九頭蛇,掀開了交叉骨和冬日戰士的面罩。

    “……巴基?”史蒂夫甚至來不及去震驚交叉骨的身份,直接就被那雖然有點陌生,卻在記憶中熟悉至極的臉震住了。

    塞西莉亞又看了一眼空中的字跡,組織了一下語言,瞞下了部分情況,“九頭蛇在很早之前就找到了他,并對他進行了洗腦,成為了沒有自主思想的殺人機器,我建議可以找教授來幫忙。然后交叉骨朗姆洛是九頭蛇安插在神盾局的臥底,而且除了他還有很多臥底,很多,很多!

    她被那個驚心動魄的百分比驚到,忍不住多重復了兩遍。

    史蒂夫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只是蹲下身怔怔地看著舊日好友的臉,聲音里是藏不住的細微的懷疑:“你是……怎么知道這一切的?”

    不僅知道九頭蛇今天的詳細計劃,連以往的事也得知得一清二楚,甚至知道神盾局安插在樓里的特工,就好像……本來就是身在九頭蛇的臥底一樣。

    塞西莉亞猶豫了一下,沒有說出自己正確答案的能力,奧莉菲亞的存在已經足夠匪夷所思,更何況,她有一種直覺,那就是當她說出來后會面臨和七年前一模一樣的情況。

    最后她找了個恰當的借口,“倒影的世界是奧莉菲亞的領地,只要有光的地方,她便無處不在!

    奧莉菲亞是她的“影子”,所以她能通過奧莉菲亞得知一些事情并不奇怪。

    雖然事實和這相差甚遠就是了。

    “我知道了,”史蒂夫稍微松了口氣,轉身對塞西莉亞說,“你先回去休息吧,這里交給我就好!

    塞西莉亞點了點頭,走向了已經破爛的房門,離開的前一刻,她轉身看向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氣,“請問,我能請求你一件事情嗎?”

    “嗯?”史蒂夫疑惑地看向她。

    “我想知道,為什么我會擁有這樣的能力!彼J真地側眼看向窗戶上的奧莉菲亞,她知道奧莉菲亞不會傷害她,至少現在暫時不會,但她還是想知道——為什么這一切的一切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從四歲起就埋在心里疑惑與不甘的種子,在十多年后,猛然破土而出,瞬間就成了杰克的魔藤,纏繞在思緒間,沖破了她偽裝的不在意。

    “你可以幫我找到可以信任,可以解答這個問題的人嗎?”

    回到家中,手里捧著的是臨走前史蒂夫給她的藥劑和繃帶,塞西莉亞有些茫然地站在門口,腳下是乖乖地站在她身旁的芬里爾。

    似乎是看出她心情不怎么好,芬里爾并沒有來鬧騰她,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小窩里,擔憂地看著芬里爾。

    “我沒事,”塞西莉亞低頭勾起一個笑容,“你不用擔心!

    奧莉菲亞在對面陽臺門上不耐煩地敲了敲玻璃。塞西莉亞理解了她的意思,安撫地看了眼芬里爾,抱著藥和繃帶走進了一間房間。

    房間內只有幾個坐墊和一個小桌子,一面墻被安上了鏡子,那面鏡子占據了整個墻的空間,奧莉菲亞已經在鏡中拖了個坐墊坐在鏡子邊。

    塞西莉亞坐在奧莉菲亞的身邊,將傷藥放在一旁,奧莉菲亞則在鏡子里打開傷藥,然后將手伸向鏡子,慢慢地從鏡子里伸出,解開之前隨意纏繞的繃帶,開始上藥。

    “還是只能出來一小部分嗎?”塞西莉亞調整一下坐姿,方便奧莉菲亞傷藥。

    “整個人都出來的話,容易傷到,想要在外面活動最好的辦法還是進行同調!眾W莉菲亞這么說手上的動作卻不含糊,輕柔地為塞西莉亞上藥。

    鏡子內的藥不斷減少,鏡子外的藥卻依然是未開封的模樣,塞西莉亞不由得笑了笑,“每一次發生差不多的情況時,我都想知道你是怎么想出來這個辦法的,我沒想到鏡子內的事物變化居然不會導致現實也發生變化,這樣算來其實每種東西我都有雙份的!

    奧莉菲亞只是輕笑一聲,沒有答話,像是在嘲笑塞西莉亞幼稚的問題一樣。

    上好了藥,將新的繃帶一圈一圈地纏繞在傷口處,奧莉菲亞忽然問到:“你是想要找人來殺死我嗎,讓我消失掉?”

    塞西莉亞聽她這么問,愣了兩秒,然后笑了一小,“不,你怎么會這么想?”

    “因為我不是你的影子,我本不該出現在你的身邊,你想要殺死我是很正常的事情,”奧莉菲亞退回鏡子內,站起身來看著她,“我不會因此怪你!

    她聽見塞西莉亞嘆了一口氣,“我相信你!

    “你想要殺掉我簡直輕而易舉,你知道我的所有事情,我卻對你不甚了解,想要殺死我再簡單不過,但是你沒有!彼f,“我只是想要知道為什么它會選擇我,你會選擇我!

    奧莉菲亞蹲下身,從鏡中緩緩支起半個身子,然后伸手抱住了塞西莉亞,湊在她的耳邊,如同親吻耳垂般地說到:“我選擇你,是因為我喜歡你……”

    第二天早上,塞西莉亞和奧莉菲亞進行了同調,在鏡子里百般無聊地看著奧莉菲亞用她的身體給她刷牙。

    她不是第一次受到這種程度的傷,因為這樣的傷不方便去醫院掛號,她通常都是等它自己好,但不代表她不會疼,既然奧莉菲亞愿意,那就交給她來做吧。

    她不由得想起昨晚奧莉菲亞湊在她耳邊說的那個理由。

    “因為我喜歡你……”

    “的外貌,符合我的審美,我需要一個喜歡的皮囊共生!

    她看著奧莉菲亞刷牙的動作,有點小自戀地想,自己的皮囊的確還算可以的嘛。

    一陣敲門聲傳來,奧莉菲亞沒有吐出嘴里的牙膏沫就去開了門,塞西莉亞甚至來不及叫她吐掉牙膏沫。

    穿著酒紅色西裝的托尼.斯塔克風騷地靠在門邊,用手指將墨鏡往上一推,露出焦糖色的大眼睛,“親愛的,聽說你需要幫助?”

    奧莉菲亞冷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眼球向上,翻出一個完美的白眼,隨口吐出嘴里的牙膏沫,狠狠地帶上了門。

    被翻了白眼還被吐了一臉牙膏沫的托尼:?!

    在玻璃杯看了全程的塞西莉亞:?!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快乐10分开奖 北京快8开奖号码 ic股指配资 股升网配资 福建省11选5开奖 能挂机赚钱的网游 七星彩近期300期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app下载 数据股票 850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