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同調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7-31 23:57 |字數:3261

    托尼口中的救援行動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奧莉菲亞剛出現沒多久,而塞西莉亞正好迷失在了阿富汗的沙漠中,然后正確答案就像當初在教授面前欺騙她一樣,又一次欺騙了她。

    于是她就這樣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走進了那群恐怖分子的老窩,天知道正確答案怎么在錯誤的同時這么準確,讓她的完美的避開了所有人潛入進去,連她都以為她只是在單純地尋找正確方向走出沙漠。

    于是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她不得不讓奧莉菲亞強行同調了身體,不僅自己體會到了在鏡中的糟糕感受,還看見了奧莉菲亞的強大。

    可以說那次事故算是她和奧莉菲亞關系進步最大的磨合石。

    不過當時她在鏡子中光顧著難受了,還不熟悉從別人的眼里看世界——畢竟那個地方可沒有什么鏡子玻璃和水面,于是她只知道奧莉菲亞手無寸鐵地干翻了一個恐怖主義基地,并且在來到安全的地方后就迅速歸還了身體,并指明了正確的道路。

    她隨時可以殺掉塞西莉亞,而塞西莉亞完全無法傷到她。

    因此當她開始信任奧莉菲亞之后,也相應地完全接納了她的存在,更何況她當時非常需要一個奧莉菲亞。

    回歸今日,塞西莉亞帶著芬里爾在來到斯塔滕島后,就和奧莉菲亞進行了同調,并把芬里爾塞進了鏡子世界。

    順便一說,兩人之間的同調是必須需要手心相印和唇瓣相觸的,否則塞西莉亞之前面對九頭蛇的時候也不會傻乎乎地捧著被子親。如果沒有條件只能讓奧莉菲亞強行同調,這會讓兩人都難受上百倍,更大地削弱了奧莉菲亞的能量。

    奧莉菲亞到底在島上尋找什么,塞西莉亞不得而知,她忙著用奧莉菲亞的視野去看世界。

    鏡中世界帶來的難受主要是場景疊加在精神上的難受,不影響身體,若是她忍著痛苦去細細分辨,倒是可以用人類的思維正常地看到奧莉菲亞眼中多變的世界。

    “乖,不要亂動!彼p輕地按住好奇地想要四處刨一刨跳一跳的芬里爾,安撫到。她并沒有感受到奧莉菲亞說的那種難受,猜想大概是對方即使在外面也替她擋住了,為了讓她稍微好一點,至少要管住芬里爾不要亂跑。

    在此期間,她就坐在地上,或者按照比較哲學的說法,是坐在每個面上,然后撫摸著芬里爾的狗頭,試著去看奧莉菲亞眼中的世界。

    能看見的實在太多了,光落下的地方,便是目光可及之處,哪怕是漆黑的四角,在下雨的時候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是一種奇特的視角體驗,從冰川的角度看見降落的每一篇雪花,從海面的角度看見灑落的陽光,從草上露珠的角度看見一旁的甲蟲。然后從人類鞋尖的寶石裝飾看見高樓林立,從落下的雨滴看見各色雨傘裝點的繁華,從未完工的鋼筋上看見揚塵掩蓋的傷痕。最后,從人的眼睛看見浩大宇宙的星光點點,以及悄悄破土而出的青草。

    我知道我的詩歌該怎么寫了。塞西莉亞這么想到。

    奧莉菲亞在斯塔滕島上找到了什么,塞西莉亞不得而知,她覺得不該去探索,于是兩人心照不宣地沒有提起這個話題。

    只不過等塞西莉亞重新拿到身體,已經快到黃昏了,但她并沒有長途跋涉后的酸痛,鞋底上也沒有粘上泥土。

    大概是想到了塞西莉亞的疑惑,奧莉菲亞解釋道:“我專門花了點時間休息和清理!

    難怪再次睜眼,美國就是黃昏了。

    塞西莉亞在鏡子內看到了全世界乃至看見宇宙,哪還知道什么美國時間是多少,南半球現在還春暖花開呢。聯想到奧莉菲亞以前大多數都是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對時間沒有觀念也正常。

    再說了,她都親口給人家一天身體的使用權了,奧莉菲亞就是賴到后半夜再還,塞西莉亞也沒辦法說什么啊,現在還算提前交貨呢。

    塞西莉亞驚奇的是,她感覺自己明明沒在鏡中世界待了多久,現實生活中卻幾乎過了快一天了。

    現在先回家嗎?她還要寫詩……

    “汪嗚——”被塞西莉亞抱在懷里的芬里爾正努力彰顯自己的存在感。剛剛不讓動,現在換了個環境,就能動了吧!

    塞西莉亞又擼了擼狗,把芬里爾舒服得暫時忘記扭動和亂叫。

    “小祖宗,咱們還要坐船回去呢,回去天都快黑了,誰有時間讓你在斯塔滕島上溜溜啊,我不打算在這里過夜!比骼騺喓寐暫脷獾亟忉,試圖說服最近沒怎么運動導致精力有些過剩的芬里爾。

    芬里爾果然不亂動也不亂叫了,只是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巴巴地盯著塞西莉亞:“嗚~~~”

    好好好,溜溜溜,詩歌明天再寫,小祖宗你說啥就啥,大不了我包船回去,有錢,任性!

    于是塞西莉亞又任勞任怨地跟在沒有牽引繩,隨時會撒腿狂歡的芬里爾后面。好在或許是因為處于陌生地帶,芬里爾只是走得稍微快了點,哈氣稍微急促了點,并且喜歡亂竄了點,至少沒有讓塞西莉亞踩著高跟鞋滿大街追狗。

    今天高跟鞋有五公分,跑起來已經會痛了!

    芬里爾再怎么說也是只小狗,精力過剩也不過是多跑了兩圈,天色暗了起來,已經可以看見零散的兩點星星,塞西莉亞總算把疲累的芬里爾抱在了懷里,沒過多久芬里爾就睡去了。

    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早,還有船,比她想得好多了。

    “塞西莉亞,找個地方藏起來,別讓人看見,”奧莉菲亞忽然出現在黑屏的手機上,嚴肅地吩咐,“我需要離開一會兒!

    “發生了什么?”塞西莉亞愣了愣,然后很有經驗地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朝著一些比較隱蔽的地方走去,當然她不忘在人群之中晃一圈掩飾蹤跡。

    奧莉菲亞搖搖頭,表示問題不大:“不是太大的事情,不過必須要我出面,算是歷史遺留!

    “好!眾W莉菲亞在以前也進行脫離塞西莉亞自我行動,只不過這會對她造成很大傷害而已,因此塞西莉亞并沒有懷疑她。

    她來到一個沒有光的小巷,而小巷外就是繁華的街道,隨處可見玻璃,方便奧莉菲亞找到她。然后捂住嘴蹲在了角落,盡量不讓旁人看見自己。

    奧莉菲亞則是在鏡中世界內穿行,選擇了某個森林邊緣,先控制了監控避開自己,再從已經關門的櫥窗口出現,然后用看起來完全是人類的身體走進了森林。

    森林內有約十多個人,穿著整齊的黑西裝下一秒就可以去《黑衣人》片場,他們的老大,一個中年男人,站在一旁,也在進行搜查。

    “在找這個嗎,先生?”奧莉菲亞手里舉著一塊精巧的器械,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帕米爾.塔佐身后,“放心,它不是被你弄丟在了森林里面,而是被我拿走了!

    塔佐是當地黑手黨的頭目,一心想要留名青史,恨不得年少登報,中年上電視,晚年賣出億萬銷售量的自傳,十年后歷史考試上占個十幾二十幾分的題量。

    他選擇的做法是誓死保護當地森林,還不忘刷存在感呼吁人們一起行動。

    “在你開口前好好考慮一下,”在塔佐開口前,奧莉菲亞就先發制人,“否則我不確定我會不會戳破你的眼珠,或者從你的眼珠一路向上,掏空你的腦子!

    塔佐在她說話的時候,就感受到眼底和眼睛中明顯而強烈的觸感,這種觸感很陌生,然而他該死的能十分具體地聯想到手指撫摸的感覺,隨著面前棕發姑娘的開口時重時輕。他敢保證,如果自己開口的話不能讓面前的姑娘滿意,他大概會直接失去自己的眼睛和腦子。

    他繃住了神情,聲音卻止不住地發抖:“你想要做什么?”

    “沒什么,告訴金并,不要繼續和麗芙開發時空對撞機了,我實在是沒有時間再去管被拖進來的人了,”看見塔佐害怕猶豫的神情,她哧笑一聲,“就告訴他是影子做的,他自然知道怎么辦,不會遷怒你!

    塔佐咽了口唾沫,畢竟金并光是體型就可以壓死他了:“你,你確定?”

    奧莉菲亞飛給他一個眼刀:“你廢話好多,我有點想撕爛你的嘴!

    塔佐瞬間閉上了嘴。

    “你可以去哥譚看看毒藤女,她或許挺喜歡你的!眾W莉菲亞走之前還不忘吐槽了一句塔佐的夢想,至于塔佐的手下嘛……她都能進入眼睛了,順便改改對方的視力很難嗎?況且塔佐怎么說也是他們的老大。

    踏入湖面前,她嘆了口氣:

    “何必呢,只是場夢而已!

    塞西莉亞那邊,感受到了和以往一樣熟悉的感覺回歸,知道是奧莉菲亞回來了,便抱起芬里爾站起來,緩了緩自己充血的大腦和麻木的雙腿,走出了小巷。

    她扭頭看向一旁的玻璃櫥窗,和她一模一樣的臉上是常見的冷漠。她略松口氣,這代表奧莉菲亞遇見的不是什么大事情:“回來得好快!

    “嗯!眾W莉菲亞依然和平常一樣,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然后伸出手,示意塞西莉亞過來。

    塞西莉亞皺著眉拒絕了:“但是你昨天才來過一次!

    “沒船了,”奧莉菲亞這么說,“這樣快點!

    最后塞西莉亞還是不同意,奧莉菲亞只好答應,遺憾地收回了手,然后等塞西莉亞不注意的時候,一把拉過她從鏡中回到了家里。

    “奧莉菲亞!”

    躲在鏡中世界的奧莉菲亞:我現在處于受傷狀態,最起碼半個月內可以不用出去。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湖北快3 18期开奖 10bet在线娱乐百家乐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 河南快赢481专家推荐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情况 浙江快乐彩12开奖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 广东11选5规则说明 免费四人单机无网麻 江苏快三玩法规则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