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詩歌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7-31 23:58 |字數:3099

    今天,已經是周五了。

    塞西莉亞坐在書桌前,腦子里已經有了想法,卻什么也寫不出來,哪怕懷里有只哈士奇供自己擼頭也寫不出來,不如說讓她更加懶散了。

    晚,晚上寫也來得及,而且晚上她更有靈感,她想,今天白天要怎么摸魚,不是,怎么安排呢。

    她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比如去看看童年玩伴麥克斯——不過這么久了對方可能不記得自己了;比如去看看教授他們——不過宴會后她和教授之間有點尷尬和l羅根斯科特也別見面為好;比如去看看托尼或者去鄰居家串串門——但嚴格來說她沒有這個立場。

    比如立馬動身去哥譚,但先不說芬里爾的手術沒做,連奧莉菲亞都還在恢復期。沒有奧莉菲亞就直接去哥譚,對于塞西莉亞來說相當于她給自殺專賣店網絡分店填好訂單,并要求一定要哥譚罪犯當快遞小哥。

    于是在溜了狗之后,她就滾回家里開始電影馬拉松,雖然看完三部后,電視就忽然黑了屏,但時間也總算被她用咸魚時光消耗完了。

    想起自己今天沒有更新的塞西莉亞:……。!

    人類的本質有三種:

    1.真香。

    2.真香。

    在她喂完芬里爾,自己也吃飽消化后,才再次坐在了書桌前。

    她習慣地開盞有著朦朧暖橙色的小夜燈,拉開落地窗前的窗簾,透過玻璃可以看見紐約污染有點嚴重的天空中零零散散的兩三星星,有時運氣好,略帶涼意的月光就能恰好照入她的窗臺。除此之外,她被濃密但溫柔的黑夜包圍。

    她用清秀的筆跡在一張淺藍色的信紙上寫下了自己的詩歌:

    [人們為自己眼中的精彩而喜悅

    然而從露珠的反射里看見整片草原

    從冰川的視角下看見一抹飄渺雪花

    從未竣工的鋼筋上看見揚塵下的繁華

    從萬物的眼中看見頭頂的星空

    從無數之間看見唯一

    從真看見假

    這樣的喜悅誰又能體會到呢?]

    寫完詩后,又刪改了幾下,換一張相同的信紙謄抄上去,塞西莉亞就把它疊好放在信封里,壓在桌子上,滾去洗澡。

    四年來,她已經無所謂浴室里的鏡子和窗戶了,一開始她還會把它們用毛巾遮起來,現在要不是奧莉菲亞還在鏡子里休息,她都能和奧莉菲亞聊起來。

    第一句就是怪她不知輕重地拉自己進入鏡子,害得她元氣大傷,短時間內沒辦法出來了。

    洗完澡,摸了摸乖乖待在窩里閉著眼睛睡覺的芬里爾,“晚安,芬里爾!

    “嗚~”晚安,兩腳獸。

    回到房間后,拉開窗簾也不管奧莉菲亞是否能聽見:“晚安,奧莉菲亞!

    深知得不到奧莉菲亞的回應,塞西莉亞說完就直接去睡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看來應該在鏡子內養精蓄銳的家伙現在正在樓頂坐在邊沿,看著頭頂沒有兩顆星星的夜空。

    感受到塞西莉亞的動作,她彎了彎眼,點點翹起來的唇角,對著天空抹了一下:“晚安,世界.”

    今晚的紐約,不知為何,即使在霓虹燈的照耀下,天空中仍然是璀璨的星河,像是碎鉆落在的綢緞上。

    ————————————

    Cecilia Sanchez

    半小時前

    布魯克林的日出,我,我的狗,還有影子。

    [圖片]

    贊   分享

    1,246,521人覺得贊

    897,645個轉發。

    ————————————

    “影子?”金并坐在座位上,聽著塔佐的話。

    塔佐稍微抖了一下,很怕這位老板順手就把自己捶死了,“是,是的!

    金并沉默了許久,嘆了口氣,“算了,事已定局,況且還是影子動的手,這次錯不在你。影子既然讓你過來跟我說,我也就不好罰你,你先走吧!

    頭一次見老板這么好說話的塔佐很快就離開了,留下金并一個人回想著塔佐帶回來的話。

    “她說,她說讓您放棄時空對撞機的想法,因為,因為她,她實在是沒時間再去管六個麻煩!

    “還說我可以去找哥譚毒藤女……不是,這只是一個調開,重要的是有一句話她以為我沒聽見,其實我聽見了!

    “她說:何必呢,只是夢而已!

    只是夢而已?

    金并不止一次受到來自影子的警告,還有真實的阻撓,實際上很多和他一樣的人都有,特別是他這種想要干擾時空或者探索時空的,每有什么新動作的時候就會被警告。

    而他們,這么多人,卻都只知道影子是棕發的年輕女性,除此之外一概不知,連具體長相,能力手段等等都不知道,相反,對方卻對他們稱得上了如指掌,就好像真的影子,無孔不入。

    夢?金并是第一次離影子的秘密這么近,他點著手指,將影子從腦海中神圣的王座上拉了下來。

    順著去查,他總能把不知天高地厚的影子玩弄于股掌之間。

    另一邊,塞西莉亞已經帶著信封和狗來到了文學社,等人到齊后,莫妮卡和社員們都做了個小小的自我介紹。有一個叫做赫敏的英國女孩,小小年紀已經看過很多書了,而且她是真的喜愛閱讀和學習,這讓小時候靠著能力作弊的塞西莉亞有種羞魄感。

    不過身為心已經臟了的大人,塞西莉亞把羞魄感隱藏了起來。

    除了赫敏之外,還有別的幾位社員,有些是喜愛閱讀的,有些是為了提高知識儲備量,有些是因為無聊。

    大家干坐著也不是一回事,直接開始念詩好像也不太好,莫妮卡不太擅長帶動氣氛,求助地看向塞西莉亞。塞西莉構思一會兒,想好措辭,引導大家聊起自己喜歡的書籍類型,算是把氣氛帶動起來了。

    雖然人其實挺少,討論得不算熱火朝天卻也算是有點小矛盾,畢竟每個人口味都不一樣,有些人就喜歡看大部頭,有些人只喜歡看通俗小說。不過大家基本都能化解這點小矛盾,也不算什么大事。

    話題開始漸涼,塞西莉亞順著引出了讀詩,今天的主題才算開始。

    其實大概也就這么一天需要刻意引導,因為是第一次,等第二次社團活動后,基本上引導就可以減少甚至徹底消失了。

    大家基本上是組團互相看詩,社長莫妮卡和之前領導話題的塞西莉亞就莫名其妙地被空了下來,她們兩人想看一眼,不約而同地笑笑,把詩遞給了對方。

    莫妮卡的詩寫在一張白紙上,干凈整潔,筆跡優美。塞西莉亞折起來放在信封里,主要是方便攜帶而且顯得文藝范,不過論字跡排班和整體簡潔,她比不上莫妮卡。

    一個二十三歲的心臟大人,寫得沒有高中女孩號,輸了。

    開完玩笑,言歸正傳,塞西莉亞和莫妮卡都很認真地品味著對方的詩。

    塞西莉亞讀著莫妮卡的詩,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覺。莫妮卡的詩有些超現實,甚至,怎么說呢,宛如提到了第四面墻,但是又有點朦朧,似而非似,勾著人的心,在兩種想法件拔河。

    她這邊心底糾結猜測,殊不知莫妮卡看著她的詩心里也是同樣的感受。

    莫妮卡看完后,抬起頭等著塞西莉亞看完。塞西莉亞抬頭看見就是莫妮卡笑著等待自己,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笑,“我好了!

    “那么我先說嗎?”莫妮卡詢問了一句,得到塞西莉亞的同意后,說出了塞西莉亞詩中的優勢和缺點,然后舉起手指,“好了,各位,今天莫妮卡小課堂到此結束!

    等她看見塞西莉亞似笑非笑的神情,有些窘迫地放下手指,“抱歉,以前和紗世里她們這么聊天習慣了!

    畢竟現在她不是學院之星,對方也不是同齡的同學,而是成年優雅知心的女士,繞是莫妮卡也有段不好意思。

    “沒關系,紗世里是你的朋友的話,你以前是在日本留學嗎?”塞西莉亞笑笑,沒有在意莫妮卡的這點小癖好,換了個話題繼續。

    莫妮卡搖搖頭:“我是在美國上學,不過她們應該是留學生。我們以前就有個文學部,里面只有我們四個人,我,紗世里,尤里,夏樹,每個人的愛好和口味都不一樣,但是對文學的熱愛卻是共同的。我愛我的朋友們,也愛我的文學部。只可惜,因為一點意外,我們不得不分開!

    “抱歉!笨匆娔菘ㄓ行┞淠纳袂,塞西莉亞有些后悔討論這個話題了。

    “沒關系,”莫妮卡搖搖頭,然后有些開心地說:“我真的很驚喜,你的詩居然和我有些相似。要知道以前,不管是夏樹簡單可愛來引起思考,尤里的深邃華麗,還是是紗世里的日常溫馨卻具有雙面性,都是新社員喜歡,甚至慢慢貼近變得相似,但是完全沒有和我相似的!

    塞西莉亞想了想,也有些驚喜,“好像是真的,有點相似!

    雖然真的只是,有點點,但是莫妮卡看起來是真的很開心了,塞西莉亞也忍不住柔和了神情,細細評論了莫妮卡的詩。

    也許是她想多了,畢竟十幾年前家喻戶曉的《楚門秀》事件為當時的創作者提供了很多靈感,也許莫妮卡是了解了這個事件后獲取的靈感。

    她不能因為自己知道世界脆弱而可怕的本質,就草木皆兵吧。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3d福彩007的对应码是多少 有选择权资产重组股 四川体彩金7乐综合走势图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快乐扑克3开奖l全部查询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软件 广东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号码 双色球中奖秘诀,很准 英超转会 血战四川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