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世界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7-31 23:58 |字數:3402

    在奧莉菲亞完全恢復之前,塞西莉亞不打算去哥譚尋找幫助,她推測奧莉菲亞大概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于是接下來的幾天都是在咸魚躺中度過的。

    Facebook上除了一些布魯克林的景點景色,全是混更的芬里爾和畫。

    她還是會在早晨去公園里畫畫,在發現芬里爾雖然好動,然而跑累就會很聽話之后,她就選擇了先遛狗再寫生的方法。不過比較麻煩的油畫水彩肯定要被淘汰,她選擇了更方便的速寫,只需要帶個素描本和一只筆即可。

    “早上好,塞西莉亞!眱商烨坝忠淮握攘巳嗣竦泥従觿偼瓿沙闪顺烤,遇見了遛完狗在畫畫的塞西莉亞。

    “早上好,史蒂夫!彼貜偷,手里的動作并沒有停。

    芬里爾窩在她的腳下為她暖著小腿,她右手拿著鉛筆在素描本上隨意地畫著線條,肆意瀟灑卻又恰到好處地勾勒了物體的外表。她其實很少畫人,除非是以人為主題的畫,否則大多數時候都喜歡畫風景或者動物。

    她已經拿芬里爾和布魯克林的日出、晨霧、晚霞、夜景等混更很多次了,有時候去景區拍攝點特殊的景物,這次畫畫再畫芬里爾就顯得她太過敷衍,因此她畫的是公園內的噴水池,加了點迷幻元素,回去上色就可以混更了。

    “畫得很棒!笔返俜蛸潎@地說到。他原是美術生,因此能看出塞西莉亞下筆的流暢灑脫而形正。

    塞西莉亞笑笑,半瞇著眼看著眼前的金色字體,不含糊地回答:“謝謝!

    “對了,我能跟你拍張照片嗎?”她忽然停下筆問到,“畢竟我大概沒多久就要走了,沒到一個地方我都喜歡留點紀念,而我們恰好是鄰居!

    史蒂夫不疑有她,雖然還是有些疑惑,不過在他看來只是朋友之間的紀念合影,和其他居民那種令他有些無措的宛如見到偶像的態度不同,也不覺得塞西莉亞會害她,欣然同意了:“當然可以!

    塞西莉亞拿出手機和他合影,保存照片的時候透露著一種奇妙的喜悅之情,讓史蒂夫莫名地感到不自在,總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

    正好這個時候芬里爾恢復了精力,又開始亂動了,塞西莉亞順勢收起畫本和筆,彎腰抱起芬里爾,和史蒂夫道別,“再見啦,晨練的時候小心點!

    “再見,”史蒂夫稍微有些局促地抿起唇,像是不明白她為何這么說,“你也小心!

    一路上塞西莉亞都因為合照開心不已。

    就在史蒂夫打招呼的時候,正確答案已經告訴她,再過幾天史蒂夫的外貌就會被居民們知曉了,不過由于既不是敵人的陰謀又不是因為什么事故,只是一次意外讓居民知道了史蒂夫的身份。她也只能稍微提醒一句,總不能告訴他別去救人讓他視而不見吧。美國隊長是不會答應的,即使這會暴露他的身份讓他的現代生活變得更多彩。

    所以還是先合照等幾天后又可以混更一次。

    別問,問就是不更新。

    兜兜轉轉地,到了芬里爾割蛋,不是,是到了做手術的日子了。

    塞西莉亞帶著芬里爾來到之前打疫苗的那家獸醫院,芬里爾被醫生帶走的時候并不知道他即將失去什么,只是因為遠離了塞西莉亞而有些焦急,被醫生安慰后就靜了下來。

    助手小姐還是梅小姐,助手要求穿著淺綠色的外套,但是她別具匠心地在里面搭配了同色系的裙子,款式是在外面很少見到的確,看起來整個人都精致了許多。

    “又見面了,你還記得我嗎?”她為塞西莉亞端上一杯水,目含期待地問到。

    “謝謝你,”塞西莉亞接過水,“我當然記得了,五月小姐!

    梅有些局促地坐在她的一旁,表情是明顯的開心。她忽然覺得自己的動作太過突兀,于是輕輕撩起自己的裙子,“這是我自己做的,專門用來搭配外套!

    “很漂亮,”塞西莉亞真心實意地贊美,“你的手好巧,款式和顏色都很搭配,有沒有想過專門定制服裝進行販賣?”

    “沒有,”梅誠實地搖了搖頭,“我偶爾會給我自己的娃娃做衣服,或者給自己做做節日禮服!

    “你會給自己做萬圣節禮服嗎?”

    “會的,不過做的其實很一般!泵酚行┬◎湴恋卣宫F自己的能力,卻覺得這樣或許會讓人討厭,又謙虛地補充。

    “好羨慕你!比骼騺嗊@次是真的羨慕了,由于能力的問題,每次萬圣節她都沒有什么驚喜驚嚇,有人惡作劇的地方都被標了出來,服飾也總是被正確答案透露,沒有選擇的余地——因為她也不確定答案為何會讓她如此穿,是不是會出現什么。

    如果有梅這樣的能力,她就可以早早地自己準備好服裝,最起碼還有點萬圣節的樂趣。

    早知道,當初就把打游戲的時間用來學縫紉了,反正玩游戲也會被正確答案指揮,還不如學學東西提升自己呢。

    在等芬里爾的期間,塞西莉亞就和梅閑聊著打發時間,在她有意的引導下,兩人分別都沒透露自己太多的私人信息,以免關系變深,之后不好道別。

    終于等來了芬里爾,芬里爾嗷嗷地叫著要撲向了塞西莉亞的懷里,像是在向主人訴說自己悲慘的遭遇。

    塞西莉亞跟梅打了招呼,從醫生手里接過他,在額頭上吻了吻,回到熟悉懷抱的芬里爾才嗚嗚咽咽地勉強安靜了下來。

    “先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如果沒有什么事就可以離開了 三小時后才可以少量進食。傷口愈合大約要十天 期間不能碰水,避免激烈運動,給他戴個伊麗莎白圈以免他舔舐傷口。情緒或許會有些激烈,要多安慰陪伴他……”醫生說了一些注意事項,一邊手中飛快地寫著單子。

    塞西莉亞看著單子,眉頭不由自主地皺了起來。原因無他,這種字跡她在環游世界的時候,哪個地方都見過,不管日文韓文英文中文德文,放到一些醫生手里都是一個樣。宛如全球各地的醫生聯合新創了一門醫生專用及通用的語言一樣。

    即使是身懷作弊利器,學習進度飛速,有一段時間天天看這種字跡的塞西莉亞,也只能分辨部分相對簡單的單子,現在獸醫手里的這一份,她就看不懂。

    “單子上寫了什么?”她做賊似地壓低聲音問到。

    [原文:狗絕育。你知道嗎主任的珍妮弗今天掉了,我猜明天會掉杰克,你覺得呢?對了你還欠我三美元該還了吧。]

    一大串單詞有關塞西莉亞和芬里爾的的只有四個單詞:Dog has been sterilized。

    難怪自己看不懂!

    塞西莉亞無語地拿著單子去找到負責人,看見負責人看完后給她拿了需要的東西,并用相似但是不同的,龍飛鳳舞的字跡,開了張單子讓她交給剛剛的醫生。

    這次不需要她去詢問,正確答案自己就進行了翻譯:[好的。我猜是漢斯,漢斯看起來很長,大概也離脫落差不多了。順便三美元你何必記得如此清楚?好了就此結束,別讓人家小姑娘替你跑路了,你和她的狗可有著不共戴天之愁。]

    塞西莉亞嘴角抽搐地把單子交給了剛才的獸醫,獸醫嘆了口氣,然后笑容親切地對著芬里爾一笑,撕碎了單子。

    一旁的梅看見塞西莉亞古怪的神色,湊到她的身邊,“你也看懂了?”

    “嗯,”塞西莉亞點點頭 ,疑惑地詢問梅,“我看見上面寫主任的珍妮弗,漢斯,杰克,是……”

    “主任的頭發!泵沸钠綒夂偷鼗卮,“因為頭發太少,所以主任給每一根都取了名字,昨天他的珍妮弗掉了,并且我猜下一根是愛麗絲!

    塞西莉亞:……

    這個醫院吃棗藥丸。塞西莉亞這么調笑著勸梅跳槽。

    今天是周三,還有三天就到了文學部社團活動的日子。這次的主題比較簡單,是朗誦自己喜歡的書籍的片段,由于每天咸魚癱所以完全沒有靈感的塞西莉亞開心地感天動地。

    而且她的時間基本都用來哄芬里爾了,完全沒有時間來寫詩。

    然后她閉著眼遮住隨時可能出現的正確答案,摸黑來到書房的書架面前,隨意抽取了一本書。

    《霍亂時期的愛情》

    “今日看見了您,我如夢初醒,我們之間不過只是幻想而已!蔽膶W部內,她結束了自己的朗誦。

    實際上她更喜歡那一句“這可不是花冠女神該來的地方!毕啾绕鹳M爾米納的回信,這一句話更加諷刺,也更觸動塞西莉亞的心弦。

    讀到回信完全是因為她也很喜歡費爾米納當時的反應。

    莫妮卡忽然說了些什么。

    “嗯?”塞西莉亞沒太聽清,將書放在膝上,抬頭發出疑惑的鼻音。

    其他社員卻并不太在意的樣子。

    莫妮卡搖搖頭,“沒事。對了,下個星期為了宣傳,我打算舉辦一個聚會,可以留下來幫幫我嗎?”她提起放在腳下的一個紙袋子問到。

    “當然,”塞西莉亞笑著回答,“畢竟我是副會長呀!

    等這次朗誦結束后,莫妮卡和塞西莉亞留下來布置社團。塞西莉亞踩在金屬梯子上,在天花板上粘上氣球和絲帶,莫妮卡寫得一手好字,則負責寫文案和進行裝點。

    “塞西莉亞!蹦菘ê鋈惶ь^,聽她有些顫抖的聲音,便能猜到她做了很激烈的心理抗爭。

    “怎么了?”塞西莉亞小心地粘上一個氣球,又拿起絲帶,扶著梯子略微回頭。

    “你有沒有覺得……這個世界有些不對勁!蹦菘ㄟx擇了相對模糊一點的措辭。

    “有啊!

    “我是認真的!”怕被敷衍了事,莫妮卡有些焦急地說,“你不覺得這個世界很奇怪嗎,就好像是……”

    “一本小說!

    “一場夢!

    兩人不約而同地說到。

    “小說?”塞西莉亞不可置信地扶著梯子轉身,連梯子有些搖晃也沒注意,“怎么會是小說?”

    答案明明顯示,這是一場夢啊。

    莫妮卡點了點頭,“這個世界,是一本小說!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双色球公式永久不变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北 天津体彩11选5走势 万豪棋牌官网app 安微25选5开奖号 沈阳四冲娱网棋牌安卓 黑龙江体彩6 1走势图 单机麻将不用流量不用联网 白小l姐资料图库 股票投资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