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地震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7-31 23:59 |字數:3249

    一開始是身邊的人改變。他們變得平面,宛如只是一個單純的詞語變成的,后來容貌變得模糊,連用眼睛看也看不真切,即使努力去回想也想不起來。除了偶爾會在某些時間與之交談互動以外,其他時間不是根本見不到任何人,就是其他人宛如行尸走肉一般游蕩。

    再后來,是場景的改變,大部分情況下她都只是存在在一個虛無的地方,她沒有那里的記憶,只是在現實中生活的時候,她總覺得和前一秒接不上,由此衍生的猜測。

    最后,是一種奇妙的孤獨和無能為力。她的朋友們變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她熱愛的文學部變成了空殼,她在清醒的時候,所有人卻都還在混亂之中。在這個世界,她顯得不正常而又格格不入。

    “直到我遇見了你,塞西莉亞!蹦菘ㄕf。

    那是對于莫妮卡來說最美妙而奇異的一天。那一天秋日的陽光溫和而不刺眼,來來往往的行人忽然有了生氣,變得鮮活,給了她各種各樣的反應。她忽然覺得,自己應該再辦一個文學部 。

    然后她就遇到了前來詢問的塞西莉亞。

    那一瞬間她就察覺到了塞西莉亞和其他人的不同。塞西莉亞不是那種行人身上刻意的,掩蓋的錢,忽然注入的生氣,而是她自己本身就具備的溫柔和活力。她不是單純到由一個兩個詞語組成,她會去寵物店買一條狗,摟在懷里揉腦袋,也會在路過熱狗攤時糾結到底買不買。

    塞西莉亞路過的地方都變得正常,而她離開很遠很遠后,那一片區域如同無人看管一樣再一次被抽空了一切氣息。

    莫妮卡那一天跟在她的身后,看她為她所在的區域帶來活力和生命。

    她就是陷落人間的花冠女神。

    “你是不一樣的,你就是這個世界最主要的部分,更關鍵的是,你也在懷疑這個世界的本質!蹦菘▽㈦p手放在桌子上支撐著下巴,盯著塞西莉亞肯定地說:“你就是這本小說的主角!

    而她自己處在配角欄。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我的過去和未來全是一片空白,而我的現在由寥寥幾句文字構成,隨時可以被稱之為作者的人拋棄!蹦菘ǖ恼Z氣趨于平靜,“但是你不一樣,你為這個世界帶來了希望!

    “為我,這個除你以外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帶來了希望!

    “抱歉,”塞西莉亞無力地捂住眼睛,“我依然認為這個世界只是一場夢!

    “可是……”莫妮卡皺著眉想要反駁,忽然,她瞪大了眼睛,急忙從椅子上起身,“怎么回事,地面在搖晃……塞西莉亞,快下來,這是地震!”

    “我知道了!比骼騺嗊B忙從金屬梯子上下來,然而震動忽然變得劇烈,天花板落下一大塊,朝著塞西莉亞砸去,而本來就不穩的梯子直接被搖晃倒下,她也隨著摔了下去。

    “塞西莉亞!”在一片塵土中,莫妮卡奔到了塞西莉亞的旁邊。

    非常幸運地,塞西莉亞避開了梯子和天花板,摔在了一邊,莫妮卡不由得松了口氣,扶起倒在地上的塞西莉亞,“還好嗎?”

    “沒事!彼ぴ诘厣嫌行┨,但因為有緩沖的原因,其實并無大礙。

    地震已經發生,房屋開始坍塌,此時要想跑出去躲在空地已經來不及了,兩人便一起躲在了一旁堅固的寫字臺下,等主震過去了,再離開躲避余震。

    慌忙之中,塞西莉亞和莫妮卡都沒有發現,路過窗戶時塞西莉亞的倒影上有一些傷口,灰塵血液混合,身形一搖一晃。

    差不多二十秒后,主震稍微平息,塞西莉亞拉著莫妮卡往外跑。然而她們甚至還沒來到門口,強烈的搖晃再次來襲。

    余震和主震之間,間隔時間或許很短也或許會很長,但還不至于這么短。而美國紐約根本不在地震帶上,歷史上有記載的最大一次地震是1884年的確5.5級地震,導致房屋破裂,幸而無人員傷亡。

    美國紐約,根本不可能發生這么大的地震!

    在房屋傾塌,墻面與天花板的殘壁砸過來,四周又沒有玻璃等可以反光的事物時,塞西莉亞只有這樣的想法,下意識地將莫妮卡護在懷里,閉上眼等待最終的結果。

    想象中的痛楚并未襲來,她只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推力和湊在耳邊的一句輕語,將她和莫妮卡推到了門外空曠的地方。

    她們現在暫時安全了。

    然而已經猜測到那股推力來自誰的塞西莉亞迅速睜開眼睛,回頭卻只來得及看見一雙布滿灰塵和血跡的手暴露在殘巖斷壁之外,連看一眼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都來不及  

    “快走,快!蹦菘▉聿患岸嗉涌紤]她們為何會被推出來,只顧著拉著塞西莉亞趕緊跑到更空曠的地帶,紐約的城市在遭遇地震的時候畢竟還是很危險。

    塞西莉亞胡亂抹了一把臉,觸及一片溫熱的潮濕。沒有時間給她悲傷崩潰,她和莫妮卡逃離城區,去更空曠的廣場內。

    街道內已經混亂成了一片,逃生的死亡的受傷的人亂做一團。

    “紐約怎么可能發生這么大的地震!”有人驚聲尖叫出塞西莉亞的疑惑。

    復仇者聯盟和X戰警正在努力進行救援,然而整個紐約都在地震,救援總歸是來不及,混亂之中也是怨聲載道,然而聲音最大的那批人卻很快被倒下的房屋湮沒。

    有些商店的櫥窗玻璃還堅挺著,面前能通過它殘軀的軀體看見一點倒影。塞西莉亞路過時分神望了一下,她的影子已經消失不見,本該有倒影的地方卻是空空蕩蕩,就好像那里根本沒有人存在一樣。

    下一秒,那面玻璃就被震碎了。

    兩人總算是來到了廣場上,那里已經蹲著很多幸存者,也有在不斷咒罵的,塞西莉亞卻好像聽不見任何聲音,只是呆呆地站在廣場邊緣。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芬里爾呢?我的芬里爾呢!”

    “芬里爾!”她發了瘋地在四周查看,不僅在尋找那只乖巧的哈士奇,也在找那個總是冷著臉照顧哈士奇的人。

    芬里爾在活動期間被奧莉菲亞看管著,地震發生前她肯定把芬里爾放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而她是影子,是鏡子里的生物,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死在一場詭異的地震里。

    然而那雙手的確是她的。

    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芬里爾!看見我的芬里爾了嗎,我的狗,我的芬里爾!”

    “塞西莉亞,”是鄰居的聲音,史蒂夫穿著美國隊長的制服,單手拿著反面的盾,一只哈士奇安靜地待在盾牌內部,“你的狗,我在樓里找到了他!

    看見了主人,原本怏怏不樂的芬里爾嗚嗚地叫起來,連脖子上的伊麗莎白圈也不在乎了,扒弄著前爪想跳出來。塞西莉亞過去把他抱在了懷里,不斷地親吻著他的額頭,抱得緊緊的,生怕他也不見了。

    “你還好嗎?”史蒂夫有些擔憂地問到。

    “我沒事!比骼騺啌u頭。她除了膝蓋上有比較明顯的淤青以外,并沒有外傷,也算不上灰頭土臉,相比較其他人,她看起來已經非常好了,然而她渾身灰敗的氣息怎么也掩蓋不住!  

    她有事

    “快點去安撫群眾吧,美國隊長,這可是紐約經歷的最大的一次地震了,人民需要你!彼銖姷匦χf到。

    史蒂夫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發生了事情就跟我說,我們會盡力去幫助你的!

    “我知道,謝謝!彼p聲道謝,看著史蒂夫離開去安撫受驚的群眾。

    “這肯定又是哪個反派的陰謀,在地下做什么實驗導致地殼運動,”或許是紐約逐漸歸位平靜,政府已經開展了救援工作,托尼抽空來到了廣場看了一眼,“塞西莉亞,奧莉菲亞借我用一下!

    塞西莉亞沉默地搖了搖頭。

    托尼無奈地攤開了手,“別這樣,西西,我已經飛了這么多廣場翻了這么多廢墟,什么也沒發現,神盾局自從把九頭蛇特工全部趕走后基本上就倒閉了,讓你那可愛的影子幫忙看看,行嗎?”

    塞西莉亞還是搖頭,“她不在了!

    “什么?”托尼有些不可置信地降落,看著塞西莉亞,“不在了?是什么不在?”

    “她死啦,”塞西莉亞摸了摸芬里爾,將臉放在他光滑的皮毛上蹭蹭,也不管會蹭到什么灰塵,“為了救我死啦!

    托尼沉默了許久,他落到地上,“我很抱歉!

    “沒關系,不是你的錯……”塞西莉亞正說著,卻再次被托尼打斷。他又飛了起來,“抱歉,女士,我們之前在說什么來著?我似乎有些走神!

    儼然是一副花花公子的腔調,且有著濃濃的不信任和疑惑。

    “沒什么,”她說,轉身擠入人群,“我該走了!

    不過一眨眼,托尼就看不見了那個奇怪的棕發女人的身影,他喃喃自語到:“奇怪,她是誰?”

    “她好像沒有影子,是我看錯了?”

    塞西莉亞穿過人群,走到街道,四處都是在進行救援的搜查隊,她嫌這里太吵,又繼續走,走到一個人更少的地方。

    進行救援的有變種人,X戰警的成員都在利用自己的能力去解救困在頹垣斷壁之中的人類。教授在一旁感受著各種求救信號,搜查幸存的遇難者。

    一個熟悉的心音被他聽見,他睜眼回頭,看見的就是抱著狗失魂落魄的塞西莉亞。

    他看著慢慢走過來的塞西莉亞,溫和地笑笑,藍色矢車菊般的眼睛里是慢慢的擔憂。

    他輕輕地念到:“西西!

    塞西莉亞停下了腳步。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30选5开奖查询 浙江6+1中奖查询 网络赚钱平台有哪些 股票配资交易网站搭建 龙江p62最新开奖 一码公开免费资料 有正规的期货配资平台吗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捕鱼无限内购破解安卓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