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對峙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8-01 13:18 |字數:3335

    “哦,這個嘛……”蛇毒稍微頓了頓,“親愛的,我既然和你是一體的了,你的能力我自然也能繼承到,比如說你能看見正確答案的能力!

    “原來如此!比骼騺喡柭柤,表現得沒有過多在意。

    在意識到塞西莉亞不再追究后,蛇毒將她整個人包裹起來,以非人的極速來到了最近的一條很深的河邊,一舉躍入水中。

    以上只是塞西莉亞個人的猜測,實際上蛇毒將她包裹起來后她就什么也沒感受到了。正如蛇毒所說,她完全可以在里面隨意地睡覺發呆,看書玩手機,將一切都交給對方。

    這對于很多人來說,或許會令人感到沒有安全感,然而她現在本來就沒有所謂安全感可言,不管外星生物什么來歷是否別有所圖,她整個人都快被世界遺忘了。

    不知過了多久,塞西莉亞才被蛇毒放出來。她站在一個無光也沒有監控的小巷子里,是非常完美的出現地點。

    塞西莉亞打開手機看了看時間,這段時間對她而言真是最墮落的一段時間了,她連吃喝拉撒都不需要考慮,只需要做條咸魚就行,比和奧莉菲亞同調還舒服。

    現在已經是十月七日了,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哥倫布日。

    為什么奧莉菲亞會讓她來哥譚?她大致也猜到了一些,對方大概是想讓自己來哥譚尋找一些魔法師來幫助自己,或者復活她。

    奧莉菲亞選擇和自己共生,需要自己的皮囊,那她一定是有目的的,為自己去死是意外,不是她的目的,所以她大概也是在最后一刻把希望寄托于自己,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合適的方法復活她。

    如果奧莉菲亞還有尸體的話,倒是可以直接把她扔進拉撒路之池復活,雖然不知道她那種不知是什么物種的家伙可不可以被復活,但最起碼拉撒路之池是個地方,而自己恰好知道。

    可惜塞西莉亞現在只能求助魔法師們,而不是把誰或者自己扔進拉撒路之池把一切重新啟動。

    而她認得的魔法師,換而言之,她認識的能認識魔法師的人已經不認得她了。

    不過要引他出來還是很方便的,蝙蝠俠大概也不會允許自己這個外來物種在他的城市里搗亂。

    她的想法是讓蛇毒包著自己去外面走一圈引起騷動混亂,不過這個提議,被對方拒絕了:“哦哦哦,我倒是覺得那家伙在你做出什么舉動之前是不會主動來招惹你的,他大概只會給你備個案,我親愛的,你最好做些什么讓他不得不出面!

    的確,蝙蝠俠是有可能按照共生體所說的那樣來做,畢竟自己如果沒有傷害別人,他也只是監控自己而不是來找自己一個外來卻守法的。

    塞西莉亞又提議:“在他夜巡的時候堵他?我們可以通過正確答案知道他的路線!

    “不,不行,顯示不出你的獨特!

    “嗯?”

    “我的意思是,親愛的,他已經不記得你了,我看過你的記憶,你覺得這么久過去了,人們還會搭理你嗎?”蛇毒的聲音里帶著點引.誘的滋味,“你是一個不確定因素,不安分因子,你作為求助方卻不能處于下風,他會忘了你的,你需要處于上方,讓他警惕你在乎你,他才會幫助你!

    “你這不是求助,是威脅,”塞西莉亞微微皺眉,“有沒有人說過你像個誘人犯罪的魔女?”

    蛇毒不屑地輕哼一聲。

    忽然,塞西莉亞又舒展了眉頭,咧開嘴笑了笑:“你說服我了!

    她的確不能確定等蝙蝠俠夜巡完后是否還能記得她的事情,也不能保證自己存在是否還未被抹去,最保險的辦法就是蛇毒所說的,讓自己處于被忌憚的狀態,才能保證對方絕對會有辦法記住自己。

    而與此同時不能傷害無辜群眾,不能對任何人造成人身傷害,如果反派不殺死,可以打一頓,還要足夠高調。因此一人一黏液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從阿卡姆瘋人院入手。

    不管是大鬧阿卡姆還是把里面的人都放掉,都符合以上所說的要求。

    蛇毒選擇放掉里面的人。

    本來打算仗著對方記不住自己打人抒發怒氣怨氣的塞西莉亞疑惑地問它為什么。

    “很簡單,親愛的,如果放走他們,我們只需要保證他們不會搗亂,然后把他們再捉起來就行,我們可以分頭行動,我可以把他們鎖在某個地方,等你和他談好了再把他們帶過來!

    “更重要的是,雖然一個月來我有在進食保證我們不會餓死,但其實我現在有點,不對,是非常餓。我怕我在打他們的時候,忍不住張開口,啊嗚~”

    蛇毒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塞西莉亞已經可以想象到了,她肯定是一口一個精神病,先不說和蝙蝠俠的談判,她還不想讓蛇毒用自己的身體吃人,她又不是漢尼拔。

    所以最后一致同意,營造出釋放阿卡姆眾人的假象。

    是夜,哥譚的夜晚是黑暗與光亮并存,也就是霧靄和光污染一起。

    阿卡姆的大門口,出現了一個奇怪的金色黏液人,對方快狠準地敲昏了所有警衛,然后打開了阿卡姆的大門以及里面每一間牢房的房門,讓被關在里面的,所有窮兇極惡的罪犯都重出江湖。

    只是一場全體都出動的,阿卡姆大越獄。

    黑暗中的蝙蝠俠在事情發生的一瞬間,就已經得知了這件事情,并立即趕往阿卡姆。然而等他到達現場時,只有一位看起來是普通人的棕發女性站在那里。

    看起來普通,是因為她如同一個正常人類女性,隨時可能死在某個罪犯的手里。然而她既然完好無損地站在這里,就代表了她的不同尋常。

    更奇怪的是,他百分之百地確認了自己記憶,不存在這個女性的蹤跡,對方看向他的眼神中,卻有一絲莫名其妙的懷戀,就好像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哪怕她正在假裝和自己不熟悉。

    這位黑暗中的偵探覺得不太對勁,他在距離對方一個安全的距離,停下了腳步,看向這個奇怪的女人。

    “等到你了,蝙蝠俠!彼f,是很好聽的聲音,像是夏夜里的細雨,雖然仍有些悶,卻依然讓人感到她的溫柔安詳。

    她看起來不像是那個黏液人,甚至還帶著點友善,蝙蝠俠卻沒有因此放低警惕,他冷靜而警惕地問到:“你是誰?”

    “我是塞西莉亞,我是來尋求幫助的,很抱歉用了這樣的辦法,”她說,“只是我的情況太過特殊,唯有出此下策!

    “我希望你答應我的求助!比骼騺單⑽⒀銎痤^,她的聲音依然溫和,語氣也像是在服軟,然而她的姿態和氣質,卻全然展現出了一種奇妙的警告。

    她是在威脅自己,蝙蝠俠想,“如果我不呢?”

    “抱歉,”對方友善地笑了笑,“你暫時沒有拒絕的權利!

    對持一時間就這樣僵持了下來,蝙蝠俠沒有輕舉妄動,而塞西莉亞也沒有放出那些奇怪的黏液,看樣子不打算和蝙蝠俠動手。

    就在兩人之間氣氛越來越僵硬,一觸即發之時,一個身影的到來打破了這場詭異的爭執。

    那熟悉而有點陌生的裝扮,大概是新的羅賓。塞西莉亞忽然有些懷念地看向新的羅賓。

    而剛趕到現場的達米安,也就是羅賓,也直覺發現了那個女人的不對。他可不打算像蝙蝠俠那樣和對方僵持,實際上他現在有些火大,畢竟阿卡姆整體越獄的事情太大,蝙蝠俠只讓他去尋找逃走的罪犯的蹤跡,最關鍵的任務卻沒有交給他。

    最關鍵的是,他居然找不到那群人藏在哪里。

    小丑毒藤女企鵝人一類的也就勉強算了,他居然連調小蝦米也找不到。這是在是太丟面子了,簡直是把他作為羅賓的尊嚴扔到地上再踩了兩腳。

    而作為主謀,一切事情起因的黏液人就這樣被他記上了。

    蝙蝠俠對于他的忽然到來有些憤怒,也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達米安冷笑一聲,他可不覺得那個女人有什么本事,拔刀而上的確魯莽也會讓蝙蝠俠生氣,但扔個小物件還是可以的。

    于是一個小小的,帶電的,可以把人束縛在原地的小裝置就被他迅速而隱蔽地投了過去。察覺到他小動作的蝙蝠俠,下意識地不動聲色地把他護在一旁,心里更加警惕地面對塞西莉亞可能有點動作。

    然而稍微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對方依然沒有放出黏液,也沒有中招,只是靈巧地,顯得十分故意地往一旁走了一步,好像早就預知到了達米安的動作。

    “拜托了,我真的很需要幫助!彼是那副模樣,明明是在求人,卻一副高傲的模樣,這讓同樣高傲的達米安更加憤懣。

    蝙蝠俠攔住了達米安接下來的舉動,直覺告訴他,對面的這個女人很危險。不是說沒人可以闖入阿卡姆放掉所有人,躲開那些機關對于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只有一點難度,這么做的難度是那群詭異難測的瘋子,他們沒有殺死這個人,就已經代表了對方的實力。

    直到現在,她也沒有放出最令人忌憚的那些金色的黏液,甚至敢露出自己的人類身體——他剛剛已經用設備檢查過了,是真的人類。她在求助,卻一副滿不在乎地模樣,甚至沒有說出自己的要求,只是在威脅自己答應。連態度也宛如貓捉老鼠一樣,玩弄著他們。

    她,很危險。

    蝙蝠俠面罩下的眉皺得越來越深,眼神也變得更加銳利。

    而“很危險”的塞西莉亞,正強撐著完成蛇毒說的“求助的同時不失高傲,讓他們警惕你的未知和態度”的任務,并在心里瘋狂call問:“你好了嗎什么時候回來!”

    正在支使一些小蝦米給自己買食物的蛇毒:“快了快了,多撐兩分鐘,加油親愛的,你能行!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河北11选走势图基本走势 新疆体彩11选5手机版 五分彩软件 免费网赚网络赚钱交流 海南4+1玩法,1是哪个 正版先锋诗2019全年资料 七星彩直播开奖直播现场 pk10赛车计划手机版 乐游广西棋牌柳州麻将 明天股票是否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