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檔案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8-02 14:37 |字數:2842

    就在塞西莉亞快要繃不住的時候,蛇毒總算是吃飽喝足回歸了。

    眾目睽睽之下,一團黏液快速蠕動著來到塞西莉亞腳邊,融入了她的身體里。蛇毒分出一小塊探出一個頭:“你們好呀,我是蛇毒!

    塞西莉亞松了口氣,那副強硬的氣勢也消失不見,她十分抱歉地看向兩人:“真的是十分抱歉,蛇毒沒回來之前我毫無戰斗能力,只好裝模作樣以免你們攻擊,我的確有事求助,不過三言兩語很難說完,放心,阿卡姆放出來的人都被控制住了,沒有殺人,也沒有放他們出去作亂!

    事態忽然反轉,現場氣氛依然十分僵硬。

    只不過從原先的針鋒相對暗地較量,變成了尷尬。

    兩方人相顧無言,塞西莉亞思考著如何獲取對方的信任,想了想,決定賭以蝙蝠俠的控制欲和疑心,一定在當初給自己留了檔案,而他現在也能調出來。

    于是她說出了自己的問題,這的確三言兩語難以解釋清楚,在她說得口干舌燥后才勉強把事情闡明,她誠懇地說:“所以以前我們是認識的,你或許還為我準備了一份檔案!

    蝙蝠俠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稍微動了動手指,大概是正在調取資料。在他的視野里,一塊半透明的面板浮現,他開始搜索有關“塞西莉亞”的資料。

    很快就出現了一份檔案,上面的照片顯示確實是面前的棕發女人,而相應部分也大致能和對方的描述對上。他沒有在此地多看,只是通過特殊標記確認了這并非他人偽造,再次看向塞西莉亞:“你想要什么?”

    “我想見見康斯坦丁先生或者扎塔娜小姐,他們或許有辦法復活奧莉菲亞,也就是我的影子,幫我擺脫目前的境地!闭f完之后,她頓了頓,補充了一句:“或者我只是想要一個真相,哪怕是個猜測!

    “……可以!

    不過很明顯要先把蛇毒藏著罪犯交出來,這點交給蛇毒,塞西莉亞剛剛感受到了飽腹感,如果不是因為蛇毒吃掉了幾個人, 那么就代表它已經進食,暫時不會覬覦那群人的滋味了。

    至于蛇毒到底吃了什么,她不是很樂意細想。

    時間定在了明天晚上,畢竟扎塔娜雖然是全職成員,但對方也是有任務的,而康斯坦丁,這個蹤跡飄忽不定的人,還是不要指望能立即在正常的地方找到他吧。

    ————————————

    Part of the Cecilia Archive

    Cecilia Sanchez,original name was Jessica Davis.A girl from an ordinary family in Brooklyn, New York, USA.She was born with monochromasia.And she can see the right answer when she born.

    ……

    When she was 20 years old, she accused everyone of forgetting her. Meanwhile, Olifia has appeared beside her.And nobody knew the specific time.

    ……

    A special note:No matter what happened, believe her, help her,and save her.

    ————————————

    今年的十月八號,是十月的第二個星期一,也就是美國的哥倫布日,今天人們會舉行游.行慶典,還有狂歡派對,以此紀念發現了每周大陸的哥倫布。

    而今天,塞西莉亞可以走在大街上不被懷疑,因為人實在太多了,若她混在游.行隊伍或加入慶典,不會有人發現她沒有影子的事,哪怕被發現,也會因為人多眼雜糊弄過去。

    再躲一段時間便可,等到后期,她被遺忘的速度更快也更徹底,到時候人們甚至不會察覺到她的存在,因為在看見她的瞬間就忘記了她。

    與此同時,她便成為了活著的幽靈。

    “你不打算做個特殊的小禮服去參加慶典嗎?”毒蛇看著她在臨時找的小房子里忙活,這么說道。

    這件租屋簡直就是為塞西莉亞專門打造的,里面該有的應有盡有,不過與此同時租金也自然高。而房東人不在本地,跑到外國度假去了,塞西莉亞只需要在網上和他交談,而作為一個哥譚人,房東根本不打算去在意誰租了這個房子。

    然而以她的特殊性,自然也不可能在一個晚上擁有新衣服。目前為止她穿的還是之前那身,哪怕她已經洗了個澡順便洗了衣服,再用吹風機吹干可以繼續穿,也無法避免地覺得難受。

    聽見蛇毒的建議,塞西莉亞按住自己蠢蠢欲動的手,不可否認蛇毒的話很有吸引力,不過塞西莉亞只會一點點縫紉技巧,她完全是個手殘,在今天下午之前做好一件衣服的可能性不超過百分之三十。

    塞西莉亞理智地否定了蛇毒的提議。不過等她看見柜子里的白色絲綢床單后,她又可恥地心動了。

    “我們成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三十不到!彼龑χ瑯由斐鲈囂降男io的蛇毒說到。

    “我們賭不起那百分之七十,”蛇毒說,“為何我們不賭那百分之三十呢?這可是賭!

    “你說的對!比骼騺喓芸炀团炎,能自己動手縫紉衣服的新奇感暫時抵過了外出的興奮。

    她拿出紙筆,開始畫設計圖,她問蛇毒:“你比較喜歡什么服飾?”

    “哦,我現在就是你,你喜歡就好了!

    “我的話……我比較喜歡鬼新娘!彼f,“可這放在哥倫布日游.行慶典里不太好吧!

    蛇毒也從她的肩頭冒出,形成和她一模一樣的臉部輪廓,模擬出手指摸索下巴的思索動作,沉默了一會兒后提議:“你可以做得不那么突兀,做成比較日常的小禮服模式,等到了萬圣節,你將它剪得稍微破爛一點,淋上紅色顏料,就又是鬼新娘了!

    “好主意!

    最后等成品出來的時候,天空已經染上了橙色,游行和慶典基本上已經結束。塞西莉亞捧著和蛇毒合力完成的白色綢面小禮服,心里說不清是成功的喜悅多一點,還是錯怪慶典的后悔多一點。

    她還是穿上了那件裙子,反正夜里她也要去見布魯斯等人,有新衣服為何不穿。

    他們約在一個特殊的地方見面,等塞西莉亞到達的時候,其他三人已經恭候多時了。

    她有些歉意地笑笑:“抱歉,我來得有點晚!

    “無妨,時間剛好!痹刃χ卮。

    扎塔娜的每個單詞都是倒著念的,這讓曾經聽過的塞西莉亞有些懷念,從一開始她需要靠著正確答案來翻譯,到現在可以靠著自己聽懂,中間其實已經有兩三年了。

    相比之下,布魯斯,也就是蝙蝠俠卻神情有些復雜地看著塞西莉亞。

    他的確沒有塞西莉亞的記憶,對他而言她就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當他照例檢查檔案時發現這處于特殊位置的檔案。檔案上出乎意料的信任,以及實實在在地記錄的昨晚的事,讓他召來了扎塔娜和康斯坦丁。

    在聽完塞西莉亞又一次的敘述后,三人不約而同地陷入沉默,這次的描述比昨晚更加細致,也更令人震撼。

    “所以,你是想要擺脫目前的遭遇?”康斯坦丁詢問,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嘆了口氣,“你不覺得這更可能是那個奧莉菲亞導致的嗎?”

    塞西莉亞下意識皺了一下眉,很快又舒展開來:“我連奧莉菲亞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她的確實實在在救過我很多次,她性格不太好,卻意外地懷有善心,而這種情況在她出現之前已經發生過一次了!

    “有些惡魔會在鏡中進行狩獵,不過我覺得她大概并不是惡魔或者魔鬼中的一員!笨邓固苟↑c起一根煙,叼在嘴里解釋道,“但是很有可能,你的影子是被她吸收了,她才能代替成為你的影子,才能在消失后影響你的存在!

    扎塔娜點點頭,“不管怎樣,我的確比較贊同康斯坦丁的說法。影子是很重要的東西,她代表另一個你,另一個世界,是你的對立面,不會無緣無故地消失。我在你身上能感受到奇怪,復雜,卻強大的命運!

    “她是死在紐約大地震里的,為了救我而死,”塞西莉亞說,“可是……”

    “可是什么?你隱瞞了很多事情,這無可厚非,不過得到的消息準不準確,大概也無可厚非了!笨邓固苟〈叽俚。

    塞西莉亞咬了咬唇,還是說出了那個有些驚世駭俗的猜測:“可是……如果我說,那場地震可能是……我導致的呢?”

    “什么!”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江西时时彩012路 假钱掉色还是真钱掉色 一波中特 赛车图片大全跑车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江苏7位数几点开奖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云南ll选五前三走势图 江淮安徽麻将 上海快3基本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