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毒液

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8-03 15:47 |字數:3086

    “你導致的?”

    布魯斯冷靜地看著她,沒有說話,扎塔娜顯得有些詫異,康斯坦丁就差把“怎么可能”寫臉上了。

    “是的!碧こ龅谝徊胶,接下來的就顯得簡單多了,塞西莉亞語氣不由自主地變得強硬起來。

    “這個世界根本不是真實的世界,而是一場夢,我們要尋獲真實的唯一辦法,就是從這場夢里醒來!彼龍远ǖ卣f到,甚至到了有些咄咄逼人的地步,看起來不像是在闡述,而是在命令。

    一直都顯得略有安靜地布魯斯在此時開口,語氣冷硬:“你有精神疾病的前科,而直到現在也無法確認你是否已經痊愈!

    塞西莉亞愣了愣,皺起眉下意識想要反駁。

    然而布魯斯卻接著說了下去:“但還有一點最特別的:‘不管發生了什么,相信她,幫助她,并且,拯救她!

    塞西莉亞愣了愣,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謝謝!

    他微微頷首。

    “雖然我并沒有找到從夢里醒來的辦法,我只知道應當怎么做:‘求助被影響的靈魂,和外來的規則合作,便可喚醒沉睡中的她,這場夢邊也就醒了,被籠罩的真實也就回來了’,我懷疑……”

    她嚴肅,還帶著點興奮地說:“我懷疑奧莉菲亞就是關鍵點!

    沒來得及得到三人的回應,蛇毒驟然裹上她的身軀,迅速將她整個人湮沒,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帶著她打破了屋頂離開。

    這一次不知為何,塞西莉亞可以感受到蛇毒的動作,她感知到對方帶著她用難以形容的速度和動作,在哥譚的各大建筑上方飛躍,疾速的同時還保持著沉默。

    奇了怪了,蛇毒這家伙,不說話簡直是要了它的命,怎么忽然安靜了下來。

    她跟著蛇毒在十月哥譚的夜空里游蕩,剛剛興奮激烈的大腦也漸漸冷卻,浮躁的心情和想法也慢慢沉淀,足以讓她再次咀嚼思考。

    剛剛的她,好像有點太激進了,都不像是她了。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半個小時,也許只有十幾分鐘,蛇毒終于停了下來。它將塞西莉亞放出來,自己從她的肩頭探出一個小腦袋,伸長了“脖子”向前方探去。

    前方的人一襲緊身衣,帶著深藍色的面具,在塞西莉亞出現的瞬間就迅速從墻頭跳下來,手里的食物也被隨意放到了墻頭。

    又是一個老熟人。

    塞西莉亞來不及阻止,眼睜睜看著蛇毒越過肌肉緊繃的夜翼,一口吞掉了他打算自己享用的宵夜。

    完全沒想到對方的目標是自己宵夜的夜翼也有點茫然,面容姣好的棕發女性,歉意地看著他:“對不起,我想它只是餓了,我會賠你的!

    “誰叫只有你一個人在吃牛肉,”蛇毒小聲地哼了兩下,“我實在是太餓了,今天一天都沒有進食,難道你不餓嗎?”

    最后一句話是對塞西莉亞說的。說實在的,她的確不覺得餓,或許是因為以前作息本就不規律,漸漸地習慣了這樣的感覺。

    狀況外的夜翼:???

    塞西莉亞賠了他夜宵的錢,并不打算和他有太多的交集,等她解決了自己的事,讓他們的記起自己再說。倒是夜翼對蛇毒挺感興趣的,有些好奇地打量在塞西莉亞身邊環繞的蛇毒。

    由于并沒有惡意,也沒做除了搶宵夜以外的出格事,愿意去善待相信陌生人的夜翼對他們的態度還算好,如果不是塞西莉亞知道他目前只是在單純地散發善意,換做其他女孩子大概會誤以為他是在搭訕。

    和夜翼道別后,塞西莉亞忍不住點了點在肩頭裝乖巧的蛇毒:“你餓了直接跟我說,干嘛去搶人家的宵夜?”

    “我以為我可以控制生物的本能嘛,結果還是敗給了欲望!鄙叨距止镜亟忉,討好地蹭蹭塞西莉亞的臉頰,“對不起親愛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最起碼直到那個時候你都沒有傷人,做得不錯,不像我,我都不知道我今天是怎么了!彼悬c無奈地扶額,然后攤開手示意蛇毒上來,“走吧,我們還要從布魯德海文回去呢!

    這一次的事態更嚴重,而她也不再是以前的她,現在她需要冷靜地從長計議,在明確無法復活奧莉菲亞的情況下,她要怎么尋回她的影子。

    半小時過去,扎塔娜和康斯坦丁肯定忘卻了今日的遭遇,而蝙蝠俠會在檔案里記錄上,若自己不主動去找他,他大概也不會主動來找自己。

    回到自己租的小房子里,沒有影子的生活其實并不是特別難熬。

    塞西莉亞依舊會畫畫寫詩,只不過都是在家里進行,而不是外出寫生,她的博客也自然而然地停止了更新,有互聯網在也不至于無聊,偶爾逗一逗蛇毒,日子還是很充實的。

    在布魯斯的默認下,會在深夜無人的時候外出透氣,吃食靠外賣,購物靠網購,也不是活不下去。

    至少目前還可以。

    特殊的一件事是她收到了莫妮卡的信息,興許是因為對方打破第四面墻的特殊性,她沒有忘記塞西莉亞,這讓塞西莉亞看見了一點曙光。

    她拜托莫妮卡多留意有關世界變化的事情,兩個唯二觸摸到一點世界真相的人已經開始積極尋找真相,展開了一場自救。

    時間悠悠轉,除了蛇毒每次深夜出門都會打擊幾個罪犯并刻意詢問能不能吃,導致暗中觀察監視她們的蝙蝠俠心神疲憊以外,并沒有發生太多事情,也自然沒有找到一點線索。

    非要說什么比較特別的,大概就是蛇毒打擊一個犯罪團伙的時候,不小心搶了紅頭罩杰森.陶德的人頭吧。

    帶著紅色頭罩的青年躲開攻擊,不悅地盯著這對忽然出現的不速之客,不僅將手上的手槍上膛,還拔出了刀刃,以塞西莉亞的了解,那或許就是她聽說過卻從未見過的大種姓之刃。

    “抱歉,我們只是在……”自從遇見了蛇毒后,塞西莉亞覺得自己道歉的次數真是越來越多了,甚至比和奧莉菲亞在一起的時候還要多。

    蛇毒興沖沖地接上了塞西莉亞的話:“找宵夜,我可以吃掉他們嗎?”

    “隨便你!苯苌悬c煩躁地說,計劃外的家伙出現的事情讓他有些不開心,不過目前他在哥譚,懶得和這些特殊人物相處,省得又引起老蝙蝠的注意警告。

    塞西莉亞本以為蛇毒只是在開玩笑,看見蛇毒興沖沖地去到那群毒販身邊,試探地伸出小爪爪時,她拉了拉蛇毒和自己的連接處制止了它:“蛇毒!”

    “Venin(蛇毒)?”聽見這個名字,杰森仔細打量了一下蛇毒和塞西莉亞,“和Venom(毒液)是同類?”

    蛇毒通體是柔和的淡金色,相比起什么怪物壞蛋,它不說話的時候自帶一股神圣的悲憫光感,比起黑漆漆的毒液和殘暴的暴亂,蛇毒看起來不像是那群共生體的同類。

    形態和能力也有些不像,不管是暴亂還是毒液都有自己的面貌,統一的禿頭裂口大舌頭,蛇毒卻是使用了宿主塞西莉亞的面部輪廓,沒有空白的大眼睛,不,它其實根本沒有幻化眼睛。

    然而蛇毒又像極了那群共生體,名字也符合標準,因此杰森才有些疑問地問出口。

    “哦,是的,他們總算也有人和我一樣逃出來了?”聽到有關同類的消息,蛇毒拋棄了那群不知是死是活的“宵夜”,環繞到杰森身邊詢問相關信息:“他們找到自己的宿主了嗎?在這顆星球上,要是沒有宿主,他們可是會死的!

    杰森試探地將刀尖刺入了蛇毒的身體內,沒有收到任何阻礙,直接穿透了蛇毒的軀體,就像是在與空氣斗智斗勇一樣!拔以趺粗肋@么多,不過關于毒液和暴亂的事情已經被大肆報道了。不過說真的,你和他們有點不太一樣!

    “哈,那是自然,我是最獨一無二的一個!鄙叨咀院赖赝巷h了飄,躲開了杰森的刀尖。

    杰森順勢收回大種姓之刃,懶得管塞西莉亞和蛇毒,他估摸著時間,覺得老蝙蝠大概也快來了,自己離開了。

    塞西莉亞把飄在空中的蛇毒拉回來:“你要不要回紐約看看你的伙伴們?”

    “親愛的,沒了宿主我就活不下去了,顯然你比他們重要,況且,誰知道你有沒有傳染我,沒準他們都不記得我了,你不如找個地方讓我吃點夜宵,我又餓了呢!鄙叨九艿剿募珙^賣萌撒嬌,為自己的宵夜爭取權利。

    塞西莉亞拿出手機,點開了報道的毒液和暴亂的事件,一邊看一邊走,“好,現在這個時間段的話,去看看酒吧?”

    “好呀!鄙叨撅h在空中歡快地哼著小曲,似乎只需要一頓宵夜就可以讓它變得很開心。

    塞西莉亞關掉手機放回包里,快步向前兩步跟上了蛇毒,考慮到蛇毒和自己同一個身軀,她沒有深想很多,而是把那些出現的一瞬間都放在了心底的最深處。

    蛇毒似乎并沒有發現塞西莉亞的小心思,依然是那副模樣,只是她的速度慢了兩分,像是在等塞西莉亞跟上來。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