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米婭呀 | 發布時間:2019-08-01 00:34 |字數:3057

    以往塞納爾小鎮的夜晚是寧靜的,唯有風吹過樹梢發出的聲響,可是現在鎮上總是出現小女孩的歌聲,像是夜鶯的鳴叫,從遠方隨著風傳來。

    一開始居民們還覺得是哪家孩子偷偷跑出去玩耍,或者在家里偷偷唱歌,可是找了一圈也沒人找到那個唱歌的孩子。

    “會不會是女巫在唱歌?”有人這么猜測到。

    于是居民們共同湊足了錢財,請了一名獵巫師來到小鎮,找到在夜晚唱歌的孩子。

    獵巫師答應了。

    獵巫師留著半長的棕發,一雙灰藍色的眼睛銳利地看著四周,嘴里叼著一桿不知從哪里來的煙槍。穿著灰塵撲撲的裝束,腰帶上別著匕首和酒瓶,手里拖著長槍,背上還背著巨大的劍,就連皮靴上也有小小的銀十字架存在。

    面對這樣的獵巫師,相比起還未出現的女巫,居民們更害怕氣勢凌人的獵巫師。

    他們找了間小木屋給獵巫師暫時居住,并請求他,希望他能在一星期以內找到唱歌的女巫。

    第一晚,獵巫師獨自坐在門口,傾聽著居民們口中只在夜晚才隨風出現的童謠。

    “我的花不在這里,你看它是不是藏在了我的心里?

    我的帽子落在了地上,你看它是不是有些損壞?

    我的星星從天上消失了,你看它是不是依然閃耀?

    我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你現在在哪里?”

    是如同夜鶯歌唱一樣悅耳的小女孩的歌聲,隨著風的吹拂變得忽遠忽近,甜美柔和的曲調讓人忍不住在寂靜的夜晚想起蛋糕,糖果,和一切令人愉悅的事物。

    獵巫師聽著歌謠,緩緩地站了起來,來到鎮子邊緣的黑色森林面前,走向了一條荊棘密布的小路,在歌聲的伴隨和指引下來到了一片花叢中。

    那是一片滿天星花叢,藍色的滿天星在風中悄然舒展,四周漆黑高大的樹木是這片花田的守衛,遍布的荊棘是這片花田的圍欄。天空是瑰麗的紫藍色,滿天的星河如發著微光的細塵,渺小卻映亮了黑夜。

    穿著白裙子的金發女孩站在花叢中,仰著頭輕唱著這首童謠,像是在靠著歌聲尋找著什么。

    風把她的歌聲帶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讓她想要尋找的東西可以更容易地聽見。

    毫無緣由地,獵巫師沒有打擾這片刻安寧之時。

    但女孩發現了他的到來,睜開了雙眼亮晶晶地看向他,那雙淺紫色的眼瞳里是滿滿的期待和希望,“你是我的星星嗎?”

    獵巫師沒有回答她,而是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和鎮子上人們的請求。

    “我的星星不見了,我在找我的星星!

    “星星把我的花藏在了我的心里,離開時不小心把我的帽子落在了地上,我找不到我的花,找不到我的帽子,找不到我的星星了!

    面對他詢問自己為什么唱歌的原因,小女孩這么回答了他。

    她問:“你可以幫我找到我的星星嗎?”

    “我不要花,不要帽子了,我只要我的星星就可以了!

    獵巫師好奇地詢問:“這里遍地都是花,你為什么還會找不到你的花呢?”

    “可是這些都不是我的星星藏起來的花!

    “鎮上有很多帽子,你為什么不去鎮上重新找一頂帽子呢?”

    “可是那些都不是我的星星落下的帽子!

    “天空中有這么多的星星,你為什么不問問它們愿不愿意成為你新的星星呢?”

    “可是它們都不是我的星星!

    “我不要我的花,不要我的帽子了,我只要我的星星。你可以幫我找到我的星星嗎?找到了星星,我就不唱歌了!

    獵巫師也答應了小女孩的請求。

    第二晚,同樣的歌聲再次隨著風而來,獵巫師順著歌聲踏上荊棘遍布的小路,穿過荊棘來到藍色的滿天星花田里。

    小女孩依然穿著她白色的裙子站在花田之中,微微仰起頭唱著她的童謠。過長的裙擺落在腳踝上,肩膀處的紗巾沿著花田蔓延到天際處。

    看見獵巫師的到來,她淺紫色的眼睛里滿是期待和希望:“你找到我的星星了嗎?”

    “還沒有,你要和我一起出去找嗎?”

    “外面滿是荊棘遍布,樹木立在四周,我不能離開這里,只能等著我的星星回來!

    “你的星星是什么樣子的呢?”

    “我的星星很好看,我喜歡它,它也喜歡我!

    “我的星星喜歡笑,我笑的時候,他就跟著一起笑!

    “我的星星很溫柔,我睡覺的時候就會收斂自己的光芒,照亮了四周卻不打擾到我!

    “那么你的星星為什么要離開呢?”

    “我不知道!

    小女孩歪著頭疑惑地說到。

    “它為什么要離開呢?”

    獵巫師蹲下,看著她淺紫色的眼睛,他問:

    “星星笑的時候,你笑了嗎?”

    “星星睡覺的時候,你打擾到它了嗎?”

    “星星喜歡你的時候,你又是怎么做的呢?”

    小女孩認真地想了想。

    “我忘了!

    她眼睛里漸漸蓄滿了淚水,“我的星星討厭我了嗎?它離開是因為討厭我了嗎?”

    獵巫師沒有回答。

    第三晚,小女孩坐在花田中,獨自唱著那首童謠:“我的花不在這里,你看它是不是藏在了我的心里……”

    今晚,風沒有帶走她的歌聲,小鎮的夜晚也沒了童謠,獵巫師坐在門口,等到了天亮,也沒有等來帶領他踏向小路,走過荊棘,來到花田的童謠。

    小女孩一個人坐在花田里,唱了一個晚上,直到滿天繁星消散,直到她累得無法開口,也沒有等來她的星星,沒有等來獵巫師。

    第四晚,小女孩繼續坐在花田中,獨自唱著那首童謠:“我的花不在這里,你看它是不是藏在了我的心里……”

    今晚,黑色森林旁邊布滿荊棘的小路消失不見,獵巫師走了許久,走過了草叢,穿過了樹林,越過了小溪,也沒有發現那條通向花田的荊棘小路。

    小女孩一個人坐在花田里,獨自唱著那首童謠。繁星消散了,荊棘的小路不見了,林立的樹木合攏,擋住了光,讓她看不見她的星星,看不見獵巫師。

    第五晚,小女孩走到荊棘小路旁,試探地伸出一只腳踩在了路上。生著尖刺的荊棘瞬間劃破了她嬌嫩的肌膚,林立的黑色樹木在風中發出沙沙的聲音,掩蓋了她的哭聲和她的歌聲。

    今晚,荊棘把小路擋得嚴嚴實實,獵巫師好不容易用匕首開了一條新的小路,卻被高大的樹木隔欄,他的聲音被風淹沒,樹木沙沙的聲音也讓他無法聽見小女孩的聲音。

    小女孩站在荊棘小路旁,沒有在乎還在流血的雙腳,她哭著唱起了那首童謠:“我的花不在這里,你看它是不是藏在了我的心里……”直到血跡干涸,直到風不再刮過,她也沒有見到她的星星,沒有見到獵巫師。

    第六晚,小女孩爬上了樹梢,她叫著她的星星,沒有等到回應;她唱起了那首童謠,沒有等到星星回來;她哭著想要下去,卻站在高高的樹枝上找不到地方下腳。

    最后,她一次又一次地呼喚獵巫師的名字,懇求風帶走自己的聲音。

    今晚,獵巫師荊棘小路盡頭的一顆樹的樹梢上,他聽見了小女孩的呼喚,便讓風帶走了自己的話語,傳到很遠很遠的另一顆,不知在何處的樹上。

    直到天亮了,風不再帶來小女孩的呼喚,帶不走自己的話語,獵巫師才離開。

    第七晚,小女孩重新坐在了花田中,唱起了新的童謠:

    “我的星星離我有多遠呢?

    那里遠到我看不見。

    我的花又藏在了哪里呢?

    這里找不到我的心。

    我找不到我的星星了。

    我的星星是不是我的了。

    我把我的星星弄丟了!

    今晚,風帶來了她的童謠,穿過黑色森林,穿過鵝卵石鋪成的大道,來到鎮子上,落入獵巫師的耳里。

    荊棘分離,開闊出一條小道,樹木不再遮擋,默默立在四周守衛,滿天星盛開著,在風里搖曳。獵巫師來到花田,摘下一束藍色滿天星,取下了自己的帽子,走到她的身旁坐下。

    “你的花在這片花叢中,每一朵都是獨屬于你的花!

    “你的帽子在你的手中,無論它原先來自何方!

    “你的星星便在你的頭頂,它們安靜地閃耀!

    “我就在你的身旁,等你隨我離開花田,穿過荊棘,去到新的地方!

    小女孩抬頭看向獵巫師,忽然就哭了出來。

    她問:

    “你不討厭我了嗎?”

    獵巫師搖了搖頭。

    “我只是在等你離開這里,去找我!

    他抱著小女孩,離開了花田。于是滿天星便枯萎了。

    他抱著小女孩,穿過了荊棘。于是荊棘便柔軟了。

    他抱著小女孩,來到了新的地方。于是樹木便消失了。

    一個星期過去了,鎮子上的人們怎么也找不到忽然消失的獵巫師,也沒有聽見夜間的童謠。

    后來,過了很久很久之后,這座小鎮上的人不再把夜間的童謠和女巫聯系起來,而是告訴她們的孩子和遠道而來的游人:

    “當有童謠隨著夜晚的風來臨的時候,便就是她在想你了!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网上哪个棋牌可靠 22选5玩法中奖结果 白小姐144期期准 体彩快乐3快乐扑克三 大嘴刨幺安卓版下载 nba官网 广东26选5开奖公告 欢乐捕鱼大战腾讯版 黑龙江11选55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11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