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石沉大海

作者:李千重 | 發布時間:2019-10-09 08:39 |字數:2315

    第四十章   石沉大海

    資鷺嘉是一個除惡務盡的人,那一天上午有人撬她的車,她回頭就將那段錄像送到**局報案,畢竟電擊的強度不是很大,過一陣就能恢復了。

    要說資鷺嘉這個報警人堪稱模范了,那段視頻非常清晰,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無死角高清晰度錄影,無論是那個人埋頭撬后備箱,還是他左顧右盼生怕在這個冷僻的停車場忽然有人注意到他,娜塔莉都毫不客氣地給他拍了個正臉寫真,眉毛胡子全都在鏡頭里看得清清楚楚,直接挖出一個畫面就是標準通緝令照片。

    接受案件的警官一看這段視頻,以她的經驗馬上判斷出這是一個什么人,畫面上這個男子三十四五歲年紀,身上穿了一套有點骯臟的薄夾克衫配工裝褲,臉上胡子拉碴,看來是有兩天沒刮過臉了,那張臉看著也有點臟兮兮的樣子,油膩膩灰蒙蒙,好像是沒洗干凈一樣,估計這個人洗臉的時候別說是男士洗面奶,連塊香皂都不帶用的。

    這整個人的氣息是落魄之中帶著一種陰郁而又惡狠狠的感覺,警官作為刑警對這種人是并不陌生的,這就是一個失意的社會邊緣人,犯罪高發人群,也許已經失業了一段時間,他帶了這一身裝備撬人家后備箱很顯然是打算劫持車主,至于后面是僅僅劫財還是有其它更惡毒的目的就很難說了。

    一頭短發的女警官將報案資料收好,點頭對資鷺嘉說:“謝謝你能夠提供這么清晰的錄像鏡頭,這對我們辦案大有幫助,哦對了,你的車輛監控攝像鏡頭是什么牌子的?”這要是各處都能安裝這樣的監控器,那么今后破案可就容易多了。

    資鷺嘉楞了一下,說了一句:“是國外的!

    沒辦法,這都是娜塔莉自帶的監視鏡頭,她確實不知道市場上都有些什么牌子的監控器,只好用一句“外國品牌”敷衍過去,警官看了她一眼,沒有再說什么,一擺手就讓她走了,說案情有進展的話會再和她聯系。

    資鷺嘉道了謝,出了警局開車回到家里,坐在沙發上喝水的時候,她又想到在**局里那位警官和自己說的話:“這一陣一定要多加留意啊,最近社會上有一些不安定的情況,所以即使是自己開車,也要小心一些,罪犯有可能會針對車輛做案的!

    資鷺嘉立刻明白了,雖然說打滴滴車因為是坐進別人的車里,進入她人的密閉空間,因此乘客有一定的危險性,然而即使擁有自己的車,事實上也不是絕對安全的,因為有人可能會攻破堡壘進入內部,比如自己這一次如果被人家靜悄悄潛伏進來,后果不堪設想。

    周一上班的時候,她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同事們,商務部的幾個姑娘聽了都不由得咋舌,這可真是太嚇人了,社會惡性案件新聞她們在電視里也是看過的,然而畢竟不認識當事人,因此感覺事件和自己距離還遠,可是這一次卻是她們朝夕相處的姐妹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怎能不讓人后心一涼?如果資鷺嘉真的發生什么事情,今天辦公室的座位上就要少了一個人了。

    宋雪橋恨恨地說:“而且專門挑在你去獻血的日子里來打劫,正在人家虛弱的時候,這是趁人之危!”

    資鷺嘉:雖然那家伙不是特意挑選的這個時機,不過確實讓人感覺很窩火啊,資鷺嘉已經可以想象自己萬一真的出事,報紙新聞標題是怎樣的了:“女白領周末愛心獻血,歸途中遭潛伏車內歹徒搶劫/割喉/奸殺!

    這自然就是古往今來耳熟能詳的“好人沒好報”的套路了。

    與此同時,警局里的那位女警官正在鍥而不舍地爭取上司的贊同:“局長,這個人真的要發通緝令的,身帶兇器撬車,明顯是要進行惡性犯罪,而且這樣的人如果不受到懲治,只會發展得越來越極端,更何況我們手上還有他的高清錄像!

    胖胖的局長坐在寬大的扶手椅上,嘆了一口氣,說道:“阿霆啊,我知道你的一腔熱血,可是這不是還沒出事嗎?我們已經把這件事上報了,如果上面沒有進一步指示,這件事也就到此為止了,反正嫌犯已經納入資料庫了,他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一定會被逮到的。你要知道現在各處的事情都不少,每天都有人報案,大家已經忙不過來了!

    “可是,這件事情真的很嚴重,如果不是報案人的車輛堅固,我們的轄區之內現在很可能已經發生一場命案,那種情況下我們就不僅僅是要通緝一個犯罪未遂的嫌犯,而是要二十四小時加班偵破重大案件了!

    局長擺了擺手,道:“我們已經按流程處理了,上面不說話,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如今局里的經費也是比較緊張的,你沒聽說前兩個月隔壁分局一名警員殉職,結果本來說要分給他的福利房立刻就沒有了嗎?孤兒寡母那個慘哦……”

    阿霆終于沉默了,她不能說所有基層干警的失職都是因為福利的不公正造成的,對于警隊內部的歪風邪氣她確實深惡痛絕,她家三代都是公安系統的人,對于警務機構的烏煙瘴氣她比誰都了解,尤其是有些男警員面對女性關于性犯罪報案時候的嘴臉,那叫一個色瞇瞇不懷好意,似乎繼受害女性已經被犯罪者當做獵物之后,又要在警局被這些“人民衛士”第二次當做狩獵對象,甚至還有男**會問受害人“當時是否有快感”,這都讓人感覺十分惡心,正因為這些,她才立志做一名**,而且要當優秀的刑警來幫助同性。

    不過幾十天前友鄰警局發生的那件事確實對士氣打擊很大,本來社會治安就已經呈現節節下滑的趨勢,這件事一出來,同事們的反映頓時就是:“治安愛崩就隨它崩吧,與我何干”這樣的態度,一時間警局中彌漫著一股消極對抗的氣息。

    阿霆收拾了一下文件,默默地走了出去,她已經可以想到再次發生惡性案件時候,媒體的宣傳口徑了:“逝者安息,生者堅強”,差不多每一次換湯不換藥都是這么說的,在惡性事件之中發現閃光點,比如在眾多學生被砍之后將鏡頭聚焦在市民踴躍獻血上。

    然而逝者能夠安息嗎?其實有一些人本來完全是可以不死的,她們因何而死呢?無論如何,這畢竟是因為警務不力造成的;而生者堅強同樣很好笑,這樣的風險她們仍然是要面對的,而且沒有任何改進,阿霆有一種職業預感,事情還會向更糟糕的趨勢發展,這樣的情況下空洞地呼吁活著的人要堅強,就好像手術故意不給打麻藥一樣。

    (各位朋友,本文四十章之后在海棠網連載,已完結,謝謝)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姚记棋牌官方唯一网 股票配资顶牛是什么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笑一个码中特 怎样炒股票入门基础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彩经网 王中王1肖一码大公开 佳永配资_股票配资平台_10倍杠杆配资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开奖结果 多多棋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