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作者:姨娘 | 發布時間:2019-10-08 14:47 |字數:2087

    寒夜,月圓,狼嚎。

    適合妖怪出行。

    以五倫帶頭提一盞散發著綠光的燈籠為首的“獵魔人”,并沒有百姓想象中的那般青面獠牙可怕。

    長著人類的面孔,穿著人類得體的衣裳,用人類的聲音討論秋寒以及他家失而復得又一天之內死去的小妹。

    “他們并不是親兄妹!

    “這就是他瘋魔的理由么?沒有呼吸的尸體還需要洗澡換衣服?”

    “你怎么不說他還給她做了飯,不過每回都倒掉了。這樣的狀態豈不是就像當初她剛死那樣!

    五倫是沉默的,他知道潔良還會活過來,因為那股不屬于人的氣息越來越強大了。

    秋寒真的很愛這個妹妹。

    興許是愛過了頭,任何一個男人與另外一個女人除非是夫妻,否則都不會那么親密。

    五倫再三勸解都不肯將她交給他,他甚至欺騙秋寒有辦法可以讓她早些復活,可秋寒似乎有了什么預感,就是不肯信任他。

    這是他最后一天在此駐留,因為今晚他要探虎穴盜潔良。

    “你怎么停了!焙髞淼娜俗采狭怂暮蟊。

    狼嚎滲人,陰風吹來一道腥臭,仿佛狼群就在他們附近。

    五倫瞧見那一雙黑綠色的眼珠穿過黑暗,頂開草叢,徑直撲了過來,便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處是還未痊愈的傷口,他不疼,只是感受得到心口裂開了,溫熱的血又淌了出來,染紅了衣襟。

    狼對他毫無興趣,肥胖的身體越過了他,撲倒了他身后的兄弟,揮爪抓破喉嚨,俯首去飲那溫熱的血。

    狼是不是孤狼,但卻是頭蠢狼,它的先一步出手,使它落單,還站著的十個人手里還有武器,刀是磨過的,嘗過人血,現在它也嘗過狼血了。

    有了第一頭狼的犧牲,這群人更加興奮。

    “還有什么能比的上殺狼更英勇的事情?”

    殺虎殺豹?

    這里沒有虎豹只有狼群,它們來自北方,一路上已經吃過九個村莊,死于它們口中的路人不計其數,官府懸賞百兩。以人命索財維生的“獵魔人”自然也加入了屠狼行業。

    隔天,他們抬著十八頭狼到了那縣衙,卻被告知,狼患未盡,不得賞銀。

    “什么叫狼患未盡,怕不是拖延而已!

    “是啊,兄弟幾個搜遍林子,也就這十八頭狼,連帶狼崽都拔了皮,還有什么狼患。怕從今日起便再也沒有狼出沒!

    “沒喲狼出沒又如何,怕死尋不到兇手的死因也可以架在這狼身上,官府害怕找不到理由不給賞銀,也就算了,反正我們也得了這狼頭狼皮,吃完狼肉再將這些賣個好價錢,也虧不了!

    “可我心底不舒坦!

    “那你想怎樣?”

    幾人一對視,似乎有了謀劃,心照不宣的笑了,五倫不在其中,新來的娃娃早就因為失血過多而送進秋寒住處養傷。

    這一養傷豈不是給了他機會?

    唉,晚了一步。

    那潔良已經張開眼睛,生機勃勃的坐在飯桌前,秋寒正在教她拿筷子。

    秋寒瞧他站在屋外,正一手抓著她拿筷子的手,解釋道:“這個是這么抓的,對,就是這么夾,你用點力氣!

    五倫一落座,秋寒抬眼瞧他冷了臉道:“你怎么回來了!

    “我受傷了!彼噶酥讣t了一身的血,道:“她什么時候醒了?”

    “方才不久醒過來的,我正給她擦拭身子,她就翻過身子,雙手雙腳像貓一樣撐起身子,跳下床,轉過腦袋睜開眼睛瞧著我,那時候她的眼睛竟然是墨綠色的!彼f的時候還握著她的手。

    五倫蹙眉,果然是有私心,難怪不愿意放手給我。怕是趁著沒有人的時候一親芳澤,可怕他連尸體都敢侵犯,真是人不可貌相。

    “她現在還不會說話,只會像野獸一樣嚎叫!鼻锖兆∷焓肿プ★埐说牧硗庖恢皇,低聲道:“你不要用手抓,用筷子。你現在是人你懂嗎?”

    “狼的魂魄,妖的身子!蔽鍌愖哉J了解了什么。

    秋寒聞言,松開了她的手,任由她胡吃海塞,瞧著五倫道:“怎么樣才可以讓我妹妹回來,我不想讓妹妹的身體就這么任人侵占!

    “這個問題可別問我,我只是一個眼睛能瞧見旁人瞧不見的東西的小人物罷了!

    “那我該問誰?”

    “問妖魔鬼怪去!蔽鍌惽浦p腳一躍而起,蹲在桌面上,雙手當爪子一般使用的模樣想起了昨夜的狼群,心想難不成,只要附近死了誰,都可以上她的身子?

    “那妖魔鬼怪在哪里?”

    “哪里有傳聞哪里就有!

    秋寒舉起手正要一掌拍下,五倫忙道:“帶著一個聽話的怪異的女人出門比帶著移具尸體要尋常許多!

    秋寒緩緩放下手,貼著她的腦袋,她蹭了蹭他的手掌。五倫覺得狼不可能這么乖順,但貓狗可以。

    事實上這是一個人,但她為什么要裝成狼?

    因為她認識秋寒,認識五倫。

    命運就是這么神奇,昨天夜里她被狼咬斷了喉嚨,今天她便成了秋寒身邊最親近的人。

    她是誰?

    她是一個來尋親的人,出生清幽小鎮,是秋寒養父母的親生女兒,是親生的被賣進貴人府邸的小丫頭。

    她為什么到了這里?

    貴人惹了大禍,還全府的丫鬟小廝奴籍,她恢復自由身,拿了錢銀,還順走了一包銀票,出了府邸,馬不停蹄的出城,專挑大道,專挑人流多卻不擁擠的時候趕路,她一時不知道去哪里,可帶著一身的銀票,知道哪里都可以去,卻哪里都不安全。

    她想過尋一個依靠,比如男人,她想要那個仗劍俠客,長的俊俏,還說的一口俏皮官話的男人帶她,可悄悄觀察卻發現他是個壞的,一路上騙財騙色還殺人拐賣孩童婦孺,她狠了心便不再瞧他。

    她想尋個大靠山,可三教九流沒一個地方可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她入伙。

    三年又三年,她變黑變高變壯,走的路多了,她也說的一口流利官話,會哄得姑娘們哈哈大笑,又回來清幽小鎮,秋寒看她順眼,便拉她入伙做了殺人勒索錢財的勾當,那時候她已經認出這個大哥哥,可大哥哥卻當她是俊俏小兄弟。

    這還真是有緣分。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多赢策略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云南11选五遗漏一定牛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 福建11选五奖金规则 河北快3开奖直播购买 北京快三大小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三期必出特肖资料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