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姨娘 | 發布時間:2019-10-09 16:55 |字數:2070

    秋寒走的及時,他的小弟當夜襲擊了官府,囚禁了官老爺,運氣不好的是,他們遇到了秘密造訪的王爺。

    王爺是哪個王爺,為什么要秘密造訪此地,無人知曉,只是隔天,全天下的人都幾乎知道,清幽小鎮的“驅魔人”是群強盜,是叛逆,已被斬首示眾。

    秋寒聽聞此事情,正給妹妹喂飯,妹妹雙腳鎖上了鏈子,與雙手的鏈子一線相連,手上的鏈子還多出一端給秋寒牽在手里。

    這樣的情況走在路上自然人人矚目,所以他們包了一輛馬車從清幽小鎮一路向西。

    馬車很寬足以躺上三個人,五倫運氣不好哪怕馬車內很溫暖很舒適也要被趕出來架馬趕路。

    秋寒只許他進來三次,叫人起床一回,叫人吃飯一回,叫人下車一回。

    潔良雖然變成了禽獸,卻比當人還要麻煩,不但整日熟睡,且必定要抱著秋寒大腿睡覺,一但收走那條腿,便會像狼一樣嚎叫,有一回還引來了俠客驅狼。

    俠客名陳河,一心鏟奸除惡,性子暴虐,攔下馬車,勢要馬車內人下車,秋寒猶豫片刻慢了幾步便直接拿刀劈開馬車。

    瞧著被束縛的潔良便誤會他們是人販子,若不是潔良及時醒了過來,朝他嚎叫,他幾乎要劈裂五倫的軀殼。

    不知名野林,燃起了篝火,架上了烤魚野兔,趁著酒香正濃,氣氛恰到好處的時候。他朝著二人鞠躬道歉,眉頭高揚的模樣,依舊是趾高氣揚。

    “先生是哪里人?”

    秋寒對他愛答不理,五倫估計是因為他破壞了馬車,到了下一個鎮子上,如果他還這么鎖著潔良,會引起大騷亂,秋寒因他逼不得已要將鐐銬解開,面向卷縮一團的她道:“我放開你可不要亂跑,你這樣不懂事,我擔心你出事!

    秋寒不知道妹妹有沒有聽懂,但瞧她將腦袋埋在手臂之中的模樣倒是像個人,而不是野獸。

    秋寒摸了摸她的腦袋,她像貓一樣蹭了蹭他的手掌,發出低沉的嚎叫。

    秋寒想人總歸是人,不能讓妹妹身體里住一只野獸,他翻了手背放在妹妹臉側,妹妹順從的用臉頰蹭他的手背。

    陳河心想這對情侶還真是怪異,喜歡裝貓裝狗,不過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么,好奇問道:“這個姑娘是怎么了?”

    五倫道:“這姑娘前幾日被攝了魂魄,失了心智,她兄長正是要帶她去西方的仙人崖里求仙問道的地方,治病!

    陳河朝著秋寒身邊走過,繞著姑娘走了一半蹲下來,視線落在秋寒身上,雖然秋寒連視線都懶得給他,可他此刻卻很熱衷拿熱臉貼人家冷屁股,道:“治病還需要去問那些假道士?這附近鎮子上有個出名的大夫不但有出水芙蓉的美貌,而且是個有善心的江湖俠女。也許她能治你妹妹的病!

    她抬眼瞧了他一眼,這一眼又快又驚艷,他在這一眼中失了笑意,他站了起來俯視這個女人。

    他自認見過很女人,可沒有哪一個能像她一樣。

    他無法形容那一雙眼睛,仿佛不是人,透著綠光,像狼一樣。

    他感到害怕,不過下一瞬間他又覺得獵奇。

    他自認馴服過許多女人,不同的類型的美好在他得到的那一刻便如糟糠,索然無味。

    可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不同。

    他覺得這個女人實在太令人心癢難耐了。

    一個失了心智,像狼一樣的女人。怎么能愛上他?要用什么手段讓她臣服?

    與她相戀是不是就像是人妖相戀,那又是什么感覺?

    一想到這些,他就渾身發燙。

    他再瞧那秋寒便恨不得,那姑娘蹭的是他的手背,他又希望那姑娘伸出舌頭來舔他的手背。

    她低著腦袋,再也不敢抬起來,她認得這個男人,正是那位騙財騙色的俠客。

    俠客相貌堂堂,在江湖上好友成堆,他娶過富家小姐,又放火燒光親家,脅迫失去雙親丫鬟的妻子誘惑好友,奪好友家傳絕學,又誣陷好友勾引妻子,不但惹得好友自殺謝罪,還令妻子抑郁而終。

    這樣的人沒想到時隔六年,卻還活著。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惡行,亦或者只有亡魂才知道他的罪惡。

    秋寒替她蓋上一件長袍道:“你很冷嘛,怎么發抖?要不要去火那邊坐一坐?”

    秋寒又笑自己:“我忘記了你不是人,聽不懂人話。我總是忘記這件事!

    她朝秋寒那靠了靠,她想也許只有自家哥哥才靠得住吧。哪怕她現在瘋了顛了,還是只有哥哥肯關懷她。

    秋寒攬住她的肩膀道:“但是你現在好乖巧,好像小時候,那會兒,你是幾個妹妹中最沉默的一個,我們所有人都忽視了你,可沒想到,最后只有你肯相信我,還是你用自己命救下了我。我絕對不會拋棄你的,我要把你帶回來,哪怕你深陷地獄,我也要把你拉回家!

    地獄,靈魂。

    這些詞語使她也明白了一些,這個身子屬于他們共同認識的人,那個排行第五的小妹妹,總是沉默,總是干活,總是哀愁,總是不爭不搶。

    她也死了嘛,可她有這樣的秋寒真令人嫉妒。

    上天既然讓她霸占這軀殼,是不是給了她機會搶奪秋寒?

    秋寒緊緊擁抱她道:“妹妹,哥哥一定會帶你回家的!

    被忽略的陳河一臉焦躁嫉妒,他們是什么關系,妹妹妹妹的叫著,可瞧著卻像戀人一樣。難不成是青梅竹馬嘛?

    被忽略的五倫嘗試著吃第一口兔子,恩,咸淡剛好,再試試這條魚,恩,麻辣鮮香,若是這兔子加點麻辣也是不錯的。

    五倫啃著兔腿,順手牽過陳河放在石塊上的酒壺,忽聞:“給我留一口!

    他左右瞟了幾眼,秋寒正與妹妹情濃,陳河傻站著表情陰晴未定,還有誰在跟他說話?

    正轉過腦袋朝身后望去的五倫被一顆有自己整個人那么大的腦袋擋住了視線。

    大腦袋有著墨綠色的眼珠,裂開的嘴巴露出的是野獸的獠牙,它口吐腥臭道:“乖孩子,給我來一口!

    五倫覺得這股味道熟悉的很,正是當初見潔良時被熏得渾身不舒服的人肉血腥惡臭。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山西11选五遗漏 燕赵排列7历史 华夏配资网ok杨方配资靠谱 德威新材今日股价 深圳风采2011010 1992年上证指数 河南11选5走势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飞 安徽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今日股票推荐短线个股推荐